蒙 主 揀 選 的 女 子

《懷念與思慕》紀念林謝素鳳牧師娘    2009年6月 P.20

文 / 陳蘭櫻

 

林宗要牧師娘──謝素鳳女士,1926年出生於彰化縣芳苑鄉路上村。母親洪拈女士(洪萬成牧師之大姐)是當時路上村(約四、五百戶人家)第一顆福音的種籽,一個弱女子在傳統社會對外來宗教的強力排斥,以及丈夫反對的壓力下,堅持她對主的熱愛及忠誠,帶領子女為丈夫的信仰日夜跪求上帝二十三年,終於蒙主垂憐。而牧師娘的幼年就在──避開父親的視線,偷偷跑到教會的歲月中成長。

十五歲的時候,忽罹患可怕的腦膜炎,時值長兄的婚禮,與會的數位牧者知悉後,發動附近教會會友同心為此事熱切禱告,求主憐憫。同時期的患者幾乎都成為殘障,主卻親自醫治了祂所揀選的女兒──牧師娘得到完全的康復!當牧師娘病重,在眾人幾乎已絕望將她移至大廳旁時,幫忙照顧的姑丈看見一位散髮穿白衣的人,進出安置病危牧師娘的廳堂門口,姑丈告訴母親︰無效了,死神已來欲帶走女兒了!母親細問姑丈所見白衣人的長相後,隨即拿一幅耶穌的畫像給姑丈看,姑丈確定其所看見的白衣人就是耶穌。母親確信是耶穌親自來醫治!她的女兒得救了。此時硬心的父親深受感動也悔改信主,全家同心歸榮耀於主。二十歲時,與表兄弟林宗要牧師結婚,婚後五、六年之久在夫家協助家事及耕田、播種、收割等農務,身為長媳的她悹堨~外一肩挑。當丈夫負笈台神受教時,她也為了要成為牧師娘而做各種的準備,不僅勤讀聖經,更在農忙之餘學習彈琴,在謝慶裕牧師娘指導下,以能彈奏聖詩,在禮拜中司琴為目標。一個僅受過幾年教育,沒有音樂基礎的女子,得操持農務、哺育幼子,若沒有堅定的意志、熱切愛主的心懷及完全奉獻的心志,實令人難以想像她如何能成為稱職的牧師娘。

1952年林牧師自臺灣神學院畢業後,受派到當時由【T.K.C.五角銀運動】所設立屬於客庄的新屋教會,她就成為一位理家、教子以及全職的牧師娘。1952∼1966年在新屋教會牧會,初創的教會經濟十分困難,一切設備因陋就簡,禮拜堂及牧師館都是租用的,每逢下雨在廚房煮飯都得戴斗笠,並用水桶接雨水。當時牧者的生活可用「清苦」來形容,而會友的生活也不富裕,但全體會友善待這位首任的牧者,感情之親密不亞於親兄弟,即使四十多年後的今天,仍維持著親人般的情誼。教會有感於謝禮微薄,鼓勵牧師飼養豬仔,期待有助家計,長執設法送了兩隻小豬給牧師,牧師娘為了豬食在外奔波採豬菜,五、六個 月後出售之所得卻也恰好是養豬的支出。

儘管生活困苦,但是新屋教會是頗為合一的教會。牧長、會友同心胼手胝足,1952年創立、1957年即自立接著建堂。因為愛主的長老奉獻一塊位於大馬路邊約三百坪的建地,由於地勢較低,動員教會青年由另一位長老的田地擔土來整地,每天幾十人的中餐皆由牧師娘來準備,她是這樣忙著與會友同心愛主、愛教會。

鄉下教會相當重視探訪,會友散居相距十幾公里,牧師娘騎著自行車在黃土、山坡的客庄地區奔波,總是早上出門一路探訪會友到傍晚才回來,即使生活相當拮据,牧師娘仍不時拿出三、五十元幫助貧困的會友(當時謝禮三百九十元)。在客庄十四年,牧師娘學會了客家人勤儉的美德,即使現在物質條件豐裕,她仍然勤儉如昔,絲豪捨不得浪費任何還能用的東西。

虎尾教會是一間疼惜牧者的教會,小會聘請牧者亦相當用心。當小會員到新屋教會參加禮拜時,牧師娘正在司琴,讀小學的女兒在幫忙招呼會友,如此全家投入事奉的牧家,讓虎尾教會的小會員覺得不虛此行。在虎尾教會時,牧師娘參與主日學的教學、聖歌隊及女宣聚會外,貧困家庭一直是牧師娘所關心的,當時會友中有五、六戶特別貧困的家庭,牧師為他們募得每月固定的米糧,牧師娘則時常將清洗處理好的魚、菜分別包裝好,請牧師送去給他們。年節時買豬肉(約需二十多斤)分送給需要的會友,肉商告訴教會姊妹說︰「你們的牧師豬肉用量很大喔!」知情的姊妹解釋說︰「牧師是買去送給需要的人。」牧師娘也發動姊妹捐出不穿的衣服,整理後,按各家庭的情況及需要分送衣物。牧師娘在虎尾教會十多年,一直默默地在做關懷至微小的兄姐的事工。

「愛」是牧師娘牧會的動力,在她的牧會生涯中,真誠、完全無私的愛是她對會友一貫的態度,凡她所到過之處,總能從會友口中聽到她以愛待人的訴不盡的事跡。

教會事工再忙再累,對子女的信仰、品德之培養與教導是牧師娘從不輕怠的。舊約中以利、撒母耳之子女的狀況,時時警惕著她。牧者的子女豈可讓主蒙羞?每晚家庭禮拜,孩子們輪流祈禱、讀經(白話字)培養子女信、德兼備。我們可從其長子元生長老在事業有成的今日,仍能謙卑愛主的行為,見證牧師娘重視培養子女信仰的用心。

退休後,到木柵門諾會協助牧會事工二十多 年,她愛主愛人的心志及行為,並不因為年老多病而稍減,牧師娘開刀住院,會友主動排班照顧頂替其子女們(當時多在國外)的義務,牧師娘得到更多的回饋!

大半輩子飽受過敏之苦的牧師娘,晚年加上疼痛、無力更是深居簡出,有時甚至無法上教會參加禮拜。但是信仰堅定的她每天讀經、彈琴不輟,從不曾因為身體病痛而口出怨言。即使無法下廚,每當親友來探望時,她仍在意張羅,唯恐怠慢來客。八十多年的日子,上帝的恩典與試鍊不斷交織在她的歲月中,不論恩典或試鍊,她除了感恩還是感恩!一個蒙主揀選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