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人與罪人

以賽亞書 25:6-9

2009/11/01林珊宇講於維佳詩台美基督長老教會 (原文英文,孫志硯漢譯。)

各位早安。希望各位一切平安。謝謝你們讓我今天有這個機會在這裡講道。

今天恰巧是一個特別的日子,也就是所謂的” 諸聖日”。

你們也許覺得我跟各位說起”聖人”感覺有點奇怪。因為這裡是長老教會。我們通常不會提及”聖人”。但是在教會歷史上,聖人一直是存在的。關於聖人的討論,對我們認識教會是十分重要。

也許你們聽到我這樣說會很驚訝。畢竟,大部份我們講到聖人的時候,我們都會聯想到天主教會。天主教會讓某些人有擁有特別的位置來做一些特別重要的事情。基於同樣的理由,他們也會把某些人聖化,封為聖徒。

舉例來說,我們都聽過德瑞莎修女的故事。德瑞莎修女住在印度的加爾各答市,並且把一生奉獻在服務那裡的窮人與病人。她非常有智慧,她甚至為了基督犧牲她的生活。

所以,我們對聖人的了解大概是這樣:

第一, 聖人大多已經過世。

第二, 聖人不是像你我一般的普通人。他們犧牲小我完成大我。換句話說,他們非常聖潔。

聖人的位置很特別,只有很少數的人可以擁有這個地位。並不是我們每個人都能夠成為聖人。我們有限制,我們生活中有恐懼。就如同我們常常會承認,我們並不是永遠都會過上帝呼召我們去過的生活。

當然,當人們想到聖徒的時候,總是覺得他們是另外一個世界的人。所在的位置遙不可及。但是,上帝怎麼想?上帝會愛聖人比愛我們更多嗎?讓我們看看今天的經文,在來想想這個問題背後的答案。

以賽亞的訊息非常具有包容性。他強調上帝是為了所有人存在,而不是只有為那些特別神聖的人存在。上帝會給所有人祝福,會保護所有人不受傷害,會安慰所有哀傷的人,也會拯就我們所有人脫離死亡。

這比較接近我們該如何理解聖徒品性的方式。上帝沒有偏見。上帝是所有人的上帝。

在我們的神學觀中,聖徒也是一個信徒。這表示他們跟你我一樣。但是,這並不是天主教會鼓勵我們去認識自我的方式。我們到教會來的時候,我們常常會想起我們所犯的罪。還有,我們不知為何總是身不由己的犯罪。這好像是從亞當夏娃那個時代就開始的事。我們也都無能為力。

當我們對自己灰心的時候,當我們內心已經破碎,覺得自己只是一個充滿罪性的軀體的時候,我們想必很難重新燃起希望。但上帝知道;上帝知道他的人民在想什麼。

這也是上帝會什麼總是會不斷給人們希望的原因。耶穌來到這個世上就是為了給人們希望。所以我們知道我們並不孤單。還有,儘管我們有種種缺陷,上帝也都永遠與我們同在。

罪惡會讓我們受苦。我可以想像,你們對於罪惡這個詞並不陌生。畢竟,你們所住的地方,別名就叫作”罪惡之都”。這是一個人們來放縱享樂的地方。在電視上關於拉斯維加斯的廣告都是關於你可以來這裡之後,你一切都可以從心所欲。

巴黎又被稱之為”光明之城”。但我看過The Strip。它光彩奪目,他把人們從巴黎、紐約、埃及、羅馬這些世上最頂級的城市帶往這裡來。但是在這些廣告裡,沒有任何關於這裡的一切看起來真實。包括住在這裡的人們。但你們是活生生的人,我們不可能否認這件事。

像這個城市一樣,我們不僅僅是罪人,我們也是聖人。當我們發光,或是說看到上帝的美善,也願意跟隨上帝誡命的同時。我們就成為了聖人。

我們教會規模很小,也位於一個很小的社區。這個社區歷經很多失落與挫敗。我的母親告訴我,在拉斯維加斯。房價已經下跌了五成,甚至接近七成。許多人失業。這實在不是一個值得慶祝、開心或是樂意的時候。

這是一個讓人恐懼的時候。未來仍舊是未知數。未來將會發生什麼? 而我們的家人又會面對什麼?在面對未知的時候,我們總是仰望上主尋求安慰。然後得著安慰。我們的未來是穩定的。上帝將會供應我們食物與水。上帝也會保守我們走過最糟的經濟現況。

當然,這真的很難相信。有時候確實很難相信上帝。特別是當我們處於低潮的時候。到底,上帝會怎樣在我們受苦的時候給我們幫助?

有個故事是這樣的。有個年輕人剛剛讀完關於這個主題的聖經段落,心中有疑問。好,他聽過曾經有人真的聽過上帝對他說話。這個年輕人就很勤奮的對上帝禱告說:

主啊,如果你仍舊向人們說話,請你對我說話。我會聽你說話,我會盡我一切努力來達到你的旨意。然後當他在所住的城鎮街道上開車的時候,他突然有個很奇怪的念頭要他去買一加崙的牛奶。他搖搖頭說,然後大聲對自己說,”上帝啊,這是你在對我說話嗎?”他沒有得到回應,然後他繼續開車回家。然而又再一次,買一加侖牛奶的念頭又出在他的腦海中。這個年輕人想了一下,然後想起聽過不是每個人都可以辨識出上帝在我們心底輕輕說話的聲音。然後,這個年輕人說,好吧,萬一這是上帝的意思,我就去買一加侖牛奶吧。買牛奶這件事聽起來簡單。不論如何,牛奶都可以派得上用場。所以他停下腳步然後買了一加侖牛奶,然後啟程回家。當他經過七號路口的時候,他有個念頭說,往這條街開下去。這個年輕人想,這太瘋狂了吧。所以他不理會,繼續把車開往下個十字路口。

然後,他再次覺得他應該把車往七號路開去。所以,在下個路口,他掉頭把車開往七號路口。他以半開玩笑的的口吻跟上帝說,”好吧,上帝,我照你說的辦”。他開了好幾條路口之後,突然,他覺得他應該停下來。他把車停下,然後四處張望。他正在一個一半商業一半住宅的區。這裡不是鎮上最好的區,但是也不是最壞的區。這裡的店家關門了。這裡大部分的房屋看起來燈光也都暗了,人們似乎入睡了。然後,他有一種感覺對他說,”去把牛奶給對面街上房子裡的人。“這個年輕人看著房子。房子裡面是漆黑一片,裡面的人要不是離開就是應該是已經入睡。

他把車門打開,然後坐在位置上想,”上帝啊,這太瘋狂了。那些人在睡覺,如果我們把他們吵醒,他們一定會生氣,我看起來也一定很愚蠢。”

再一次,他決定聽從心堛瑭n音,去把牛奶給對面街上的人。終於,他打開了車門,然後對上帝說,”上帝,如果這是你對我說話,我就去對街敲門,給他們牛奶。如果你要我看起來像個瘋子也可以。我會這樣做,但是如果我敲門,沒有人馬上應門。我就會掉頭就走。”

他走過了街道,按了門鈴。他聽到門裡有一陣聲音,然後一個男人的聲音在門內大叫,“誰啊?你要幹嘛?”

然後在那個年輕人可以轉身逃跑之前,門就開了。有個男人就站在那裡穿著T恤牛仔褲。他看起來好像剛從床上爬起來。他看來好像不太喜歡有個陌生人站在他的門口。

他問,那是什麼東西。

那個年輕人把一加侖的牛奶丟給他。很緊張的說,“這是我給你的東西”。

那個男人拿了牛奶然後就馬上跑進大廳,用西班牙文大聲跟另一個人說話。然後,大廳裡面跑出一個女人抱著一加侖的牛奶跑進廚房。那個男人抱著個嬰兒,跟在那女人的身後。這個嬰兒當時在哭,這個男人也是不斷的掉淚。

這個男人邊哭邊說,“我們剛剛才在禱告,這個月有好多帳單要付,我們的錢都已經用完了。我們沒有錢可以買牛奶餵我們的孩子。我們剛剛才在求神讓我們有辦法可以拿到牛奶。”

那男人的太太從廚房裡面大叫問說,“我們剛剛在求上帝差派天使送牛奶來給我們。你是不是就是天使?”

聽到這句話,這個年輕人就把他錢包裡面所有的錢全部掏出來給那個男人。他然後轉身回到自己的車裡。然後淚如雨下。他知道上帝真的聽了也回應了他的禱告。他也知道,上帝仍然對人說話。

這不僅僅是一個人的故事。我知道許多人都可以告訴我類似的故事。 事實上,你也許自己有過類似這樣的經驗。也或許知道別人有過這樣類似這樣經歷神的過程。當我們經驗神,並且回應神的呼召,這往往是一個雙重的領受。我們被呼召去看到神如何照顧我們,也同時被神的同在而看顧。

被神呼召且被神使用是一個特權也是一個榮耀。的確。要完全的相信神,讓神引領我們的決定,而且順服這些可能讓使得現況更加困難的決定,並不容易。

這是一個小教會。教會裡有很多讓人掛心的事情。每個人在教會外面也為很多事情操心。 但是在此刻,讓我們提醒我們自己。我們都不僅僅是罪人,也如同聖人一般,都是上帝的子女。我們都希望上帝在順境與逆境中都引領我們前方的路。讓我們因為上主的救贖而歡欣雀躍。希望各位都能因上主的同在,而對自己可以成為聖人更有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