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伯來書導論

 
 

首頁

聖經研讀


希伯來書導論

希伯來書第1章

希伯來書第2章

希伯來書第3章

希伯來書第4章

 

     曾光弘兄袁文雅姊 府上    2007-12-7

一、書目:

  1. Attridge, Harold W. The Epistle to the Hebrews: A Commentary on the Epistle to the Hebrews. Hermeneia. Philadelphia: Fortress, 1989.

  2. Barclay, William. The Letter to the Hebrews. The Daily Study bible Series. Philadelphia: Westminster, 1955, 1957.

  3. Barclay, William,文國偉譯,希伯來書註釋,香港:基督教文藝,1981

  4. Craddock, F. B. “The Letter to the Hebrews: Introduction, Commentary, and Reflections.” Pp. 3-173 in vol. 12 of the New Interpreter’s Bible. Nashville: Abingdon, 1998.

  5. Johnson, Luke Timothy. Hebrews: A Commentary. Louisville:Westminster, 2006.

  6. 盧俊義,希伯來書信息,台北:信福,2002

  7. 楊牧谷,還我祭司的豐榮,香港:更新資源,1999

二、簡介:

希伯來書是新約中文字最優美,最具爭論而且最有深度的神學論述(Johnson, Hebrews: A Commentary, p. 1)。不但如此也像謎一般在一世紀時基督教文獻中最為人所不解(Attridge, The Epistle to the Hebrews, p. 1)。希伯來書在教會經課(lectionary)中引用極廣,它可用於受難日、受難週、聖誕節、天使報喜日(annunciation, 325日)、耶穌上聖殿(the Presentation of Jesus in the Temple, 22日)、三一主日到待降節都可用,但卻沒提到復活和聖神降臨(Craddock, The Letter to the Hebrews, p. 4)。170年左右編成的穆拉多利經目(Muratorian Canon)不見希伯來書列在新約目錄當中。羅馬的革利免給哥林多教會書信最先提到希伯來書。亞歷山太的革利免和俄利根對希伯來書非常推崇,但不確定應否列入正典。居普良(Cyprian)從未提過希伯來書;特土良知道教會曾辯論過它的地位。猶西比烏說它被列入有問題的經卷(disputed books)中。四世紀中亞他那修(Athanasius)的時代希伯來書才正式為新約經卷之一(Barclay, William. The Letter to the Hebrews, p. 5)。

三、作者:

因為作者不明長久被擱在新約正典邊緣[1],但毫無疑問是出自使徒或直接和使徒有密切關係的人。亞歷山太的革利免和俄利根對作者為保羅持保留態度,但是多位東方教父認為是保羅的作品,如:Eusebius、Peter of Alexandria、Athanasius of Alexandria 、Cyril of Jerusalem、Gergory of Nazianius、Didymus、Cyril of Alexandria (Attridge, The Epistle to the Hebrews, p. 2)。由於希伯來書被廣泛運用於教會,並為信徒所推崇。教父們覺得應放在新約正典婸P保羅書信並列(Barclay, William. The Letter to the Hebrews, pp. 7-8)。

Johnson認為有六個原因說明保羅不是希伯來書的作者:

  1.  希伯來書保持匿名。

  2. 保羅即便有爭議性的書信都有署名,但此書無收件人,無保羅問安,結尾也沒有保羅向眾信徒請安。

  3. 希伯來書希臘文有些保羅所用,但是有更優美保羅沒用的希臘文。

  4. 有關舊約引用和保羅書信不同[2]

  5. 希伯來書的論證有些和保羅或許相像,但他比還要明瞭。

  6. 最重要的是Johnson認為希伯來書作者,應用柏拉圖式的世界觀(Platonic)貫穿全書信,而整體保羅書信只在林後三、四章使用(Johnson, Hebrews: A Commentary, p. 40)。

希伯來書到底作者是誰,歷代有許多說法:

  1. 本書最初名稱是:給希伯來人。

  2. 羅馬的革利免(Clement):保羅寫作,路加翻譯;也有人說是革利免翻譯了《希伯來書》。(Eusebius 3-382

  3. 俄利根(Origen) 評論希伯來書:希伯來書之用字遣詞,雖然作者自謂言語粗俗,事實上並不粗俗。還有本書信之思想與風格令人激賞,不亞於其他任何使徒的書信。又說:「基本上,我認為希伯來書還是使徒的思想,但用字措辭應該是出於一個記錄使徒說話的人,在閒暇的時候將師傅的口述記錄下來。若有教會認定這書出於保羅,也值得接受。自古以來人們傳說此乃出於保羅。但是,到底誰才是這書的作者,只有神知道。有些先人認為是羅馬監督Clement所寫的書信;也有人說是寫福音和行傳的路加所著。關於這事,這樣說就已經足夠了(Eusebius, HE 6-2512- 14)!」

  4. 特土良(Tertullian)認為是巴拿巴。巴拿巴是居比路人以講優美希臘語著稱。巴拿巴是利未人(徒436)。他對祭司和獻祭制度最是熟悉。他被稱呼為勸慰之子;而希伯來書就是一篇勸勉的話(1322)。他是一位被猶太人和希臘人同時接納作領袖的人物。所以巴拿巴的身份和本書的作者吻合,但他的名怎樣會從這書中消失呢?

  5. 耶柔米(Jerome)則說此書是保羅寫的。奧古斯丁(Augustine)亦持相同意見[3]

  6. 伊拉斯母(Erasmus)則認為是出自羅馬的革利免。

  7. 馬丁路德宣稱本書作者是亞波羅(Apollos),而不是保羅。亞波羅生於亞歷山太的猶太人,能言善辯,又熟識聖經(徒1824,林前123-4)。本書作者熟識舊約,又有口才,他的思想和辯論出自亞歷山太具有深度文化的學者。

  8. 加爾文則說是路加寫的。

  9. 哈那克(Harnack)認為希伯來書是百基拉和亞居拉(Aquila and Priscilla)的聯合著作(徒1826、林前1619、提後419),他們的家庭在羅馬,並開放家庭作為禮拜聚會(羅163-5)。哈那克解釋這本書開始沒有問安的話和作者姓名的原因,是作者是女性,而當時女性不許當教師(摘自Barclay, The Letter to the Hebrews, pp. 7-9Johnson, Hebrews: A Commentary, pp. 40-44、盧俊義,希伯來書信息,p. 2)。

  10. Johnson 認為若是前面所提那些人都有資格,其實:西拉(Silas,徒1540-185、林後119、帖前11、帖後11、彼前512) 和以巴弗(Epaphras,西17412、門23)也可列入(Johnson, Hebrews: A Commentary, p. 41)。

  11. Attridge 還列Aristion、提摩太(KJV在卷尾註明提摩太在義大利完成Written to the Hebrews from Italy by Tinothy)、腓利(徒826)、耶穌母親馬利亞[4]   

在諸多作者中Barclay 以為亞波羅、巴拿巴和百基拉和亞居拉的可能性較高(Barclay, The Letter to the Hebrews, pp. 8-9)。而JohnsonAttridge卻討論巴拿巴和亞波羅(Johnson, Hebrews, pp. 41-44Attridge, The Epistle to the Hebrews, pp. 3-4

四、讀者:

希伯來書不是寫給任何教會,否則接信人名一定不會失去。它寫給志同道合的信徒,而且他們很有學問,經過長時間的學習真道準備自己做教會的導師(512)。讀這信的人必需有舊約知識才看得懂。作者稱它為一篇『勸諭的話』。雖然結語仍沿用問安的書信格式,但開首並沒有用像保羅寫信時慣用的語調(Barclay, The Letter to the Hebrews, pp. 6-7)。信中提及的教會已建立多時(512),但不是使徒建立的(23),他們的教會過去曾經有過出色的領袖和教師(137),他們慷慨,思想開通(610),曾經受過迫害(1032 34)。

五、日期:

早期親聞主道的人把福音的信息傳給第二代信徒(23)。經過悠長的歲月(1032),且寫下一段輝煌的殉道史,他們的信仰已進入成熟的階段(512),這些信徒雖然有的家業被搶去(103234),為信仰吃盡苦頭,但未到流血的地步(124),因此作者提醒他們要反省,效法昔日信徒的殉道精神(137),同時警告會有另一波的迫害。本書寫於兩次迫害之間。首次迫害是64年尼祿王(Nero)期間;第二次迫害在85年多米田(Domitian)時代。Barclay推測,寫成時很可能接近第二次迫害,大約是80年左右(Barclay, The Letter to the Hebrews, pp. 5-6)。Johnson認為在45-90年間(Hebrews: A Commentary, p. 38)。Craddock認為羅馬的革利免曾經在95年引用希伯來書,由此推之,當成書於60-95年間。Attridge則認為完成於60100年間(Attridge, The Epistle to the Hebrews, p. 9)。約翰福音有關耶穌與撒馬利亞婦女的談道(421-23),真實敬拜的觀點幫助了希伯來書的作者。約翰福音寫於70年至100年間。因此這本書寫作時間應在這個時間左右(盧俊義,希伯來書信息,p. 5)。

六、希伯來書作者有猶太人的神學背景:

  1. 猶太人認為看見上帝的面不能存活(出3320、創3230、士138-22)贖罪日是猶太人崇拜的大節期。一年中只有這一天才准大祭司進入上帝居住的至聖所。除了大祭司外,從來沒有人可以進去的。而且律法還警告他在堶惜ㄜ膉[留,否則以色列民就必遭災禍。

  2. 因此約就在猶太人思想中產生。上帝本自己的恩典,親臨以色列民,這恩典不是靠人的功勞而得來的,就是以色列民必須遵行律法(出243-8)。

  3. 只要遵行律法,就可到上帝面前;不守律法就是犯罪,而罪堵塞了通往上帝的路。利未祭司制度和獻祭就是為清除這個堵塞而設的。人需要祭司和完全的獻祭,只要一次獻祭,就永遠開啟通往上帝的路。希伯來書作者認為只有基督才能擔當這個重要角色,才可以帶領人進入真境,通到上帝的面前。

七、希伯來書作者有希臘思想背景:

希臘人一直受柏拉圖二元論的影響,如貶低身體和世界,高舉靈魂和真正的現實,認為只有理性才能帶領人去到真正的現實。真的世界只存在於某一個地方,或稱意念,或稱模樣,而今世只不過是那真世界的幻影和不完全的複本而已(85)。柏拉圖說:『創造主先照一個永恆不變的模樣去創造和設計,眼前的世界只不過是一個複製本而已。』希伯來書作者清楚地告訴希臘人:『你們窮一生之力去尋找逃離幻影求得真理,耶穌可以幫助你們得到(Barclay, The Letter to the Hebrews, pp. 2-3)。』

八、大綱:

  1. 序言,11-4

  2. 基督高過天使,15-218

  3. 基督的高過摩西和約書亞,31-418

  4. 基督的祭司職位,414-728

  5. 基督的約,81-928

  6. 基督的祭,101-39

  7. 信心的重要性,111-1229

  8. 最後的勸勉和結語,131-25(現代中文譯本聖經, p. 338。)

九、結構(Craddock, F. B. “The Letter to the Hebrews, p. 16):

  1. 解釋 1:1-14

  2. 勸勉 2:1-4

  3. 解釋 2:5-3:6

  4. 勸勉 3:7-4:16

  5. 解釋 5:1-10

  6. 勸勉 5:11-6:20

  7. 解釋 7:1-10:18

  8. 勸勉 10:19-13:25


[1]. 教會史家Eusebius記載保羅書信共十四封…。..就像有人因著爭論希伯來書是否出自保羅,而束之高閣。我將在本書合式的地方,引證前人對此書的見地。(Eusebius, H.E., 3-3:4)。當時最有學問的Gaius在Zephyrinus統治羅馬時,反對Droculs的代表。Gaius反對Phrygian的異教教訓,他用聖經的話創作新書來壓抑反對者輕率大膽的聲浪時,只提到保羅的十三封書信。《希伯來書》並沒有和其他書信放在一起,因為在當時,有人並不認為《希伯來書》是保羅的著作,甚至今天的羅馬人也是如此(Eusebius, H.E., 6-20:3)。

[2].保羅強調的是倫理道德,而希伯來書強調禮儀和祭典。保羅引用舊約時,會很清楚且正確地引用經文,但希伯來書引用舊約時,卻不一定是很正確,例如第九章4節述說約櫃裡放著的物品,以及第九章19至21節提到有關祭典禮儀的過程,都與舊約聖經所記載的不同。(盧俊義,希伯來書信息,pp. 1-2)。

[3]. 雖然不是很確定,大概都認為是保羅所寫,一直到文藝復興和宗教改革之後才有變化(Attridge, William. The Letter to the Hebrews, p.2、Craddock, The Letter to the Hebrews, p. 6)。

[4].帕皮亞斯在作品中放進Aristion描述…。然後他也題到另一個在《希伯來福音》中一個女人的故事,這女人在主面前被控以許多罪名。除了我們已經說過的以外,我們覺得這些事也是必須注意的(Eusebius, H.E., 3-39)。見Attridge , The Epistle to the Hebrews, 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