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牧師娘

《林謝素鳳牧師娘紀念冊》門諾會木柵教會2008年6月 P.35

   文 / 洪佳穗 2008/6/21

雖然有好多電話通知,雖然看到牧師難過得哭泣,又一一細述牧師娘臨走前的活動:唱聖詩還糾正家人唱錯詞、在床邊抱牧師…。我總是覺得禮拜天去教會,牧師娘彷彿還是坐在鋼琴後面,第二排左邊的位置。她總是很認真的聽著牧師的講道,聽到高興處會哈哈笑,而難過則掉淚,有時候太激動還會咳嗽喘氣。這時候坐在後面一排的潘媽、廖媽、賴媽,或許老師就會出動,替她按摩背後的穴道,椅背堶捧|放著她用來裝水的藥罐子,和發出沙沙聲的塑膠袋所裝的黑色止咳藥。有時候她會補充牧師的講道;也有少許的時間會糾正牧師。

牧師娘有極好的記憶,背經文也背詩歌。在啓應時,會聽到牧師娘持續朗讀的聲音,因為她用背的,啓應轉換處會錯過。我的爸爸非常喜愛也擅長背誦詩歌,但他總是說:牧師娘第一名,我第二名。印象中有幾次她和顏媽,爸爸在練詩班後,三個人開心大聲的唱著詩歌,像是小孩子一般,其他人則在旁邊或唱或笑呵呵。現在想到這個畫面,好像一幅畫,在禮拜天的下午和著玻璃門外暖暖的陽光。

牧師娘用她直接、溫暖又單純的方式鼓勵人:有一陣子我決定除了司琴外要開發新服侍,去學習插花。每次插花,當我心裡默默的禱告花在劍山上別倒下時,她說:「chiaN-gau,chiaN-sui」。我也聽媽媽說,牧師牧師娘時常幫助有需要的弟兄姊妹。

因為生產坐月子,我有一陣子不能去教會。也就在這段期間內,牧師娘的身體漸漸衰弱。再碰到牧師娘,也是小朋友阿福第一次看到她,是6月15日禮拜天。牧師娘還哼著類似:一個囝仔金古錐啊金健康的小調,輕輕的摸著阿福,阿福則安靜又專心盯著牧師娘看。啊!這又是另一幅畫。

對於牧師娘的記憶,像是一幕一幕鮮明的畫面在心堙C少了牧師娘的禮拜天,教會少了好多美好的聲音。我非常想念她。

但我想,牧師娘此刻在天堂,可以見到天父上帝,可以看到她很多親人好友,可以快樂又大聲的唱著詩歌,但沒有氣喘咳嗽,和折磨人的疼痛。

我們的的確確在牧師娘身上看到榮美的印記。求天父親自安慰並看顧牧師,家人和我們眾人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