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林多前書第十四章

 

首頁

聖經研讀


哥林多前書導論

哥林多前書第1章

哥林多前書第2章

哥林多前書第3章

哥林多前書第4章

哥林多前書第5,6章

哥林多前書第7章

哥林多前書第8章

哥林多前書第9章

哥林多前書第10章

哥林多前書第11章

哥林多前書第12章

哥林多前書第13章

哥林多前書第14章

哥林多前書第15章

哥林多前書第16章

 

 

秀卿姐府上9-28-2007  

一、前言:

保羅把講道與說方言兩種恩賜作比較。說方言在早期教會 是很普通的現象,信徒渴慕這種異常恩賜。當時的哥林多教會,在追求方言的恩賜上有偏差,因為方言非 一般人能懂,除非有人解釋,而凸顯出會說方言的與眾不同,導致有說方言恩賜的人極易犯屬靈的驕傲。保羅特別針對這種偏差加以糾正; 他說:作先知講道才是信徒應當用心追求的恩賜,因為先知傳講上帝的信息才能夠造就全教會;而說方言只不過造就自己。所以保羅在19節說:在教會中,寧可用悟性(即理性)說五句教導人的話,強如說萬句方言。」有關靈恩的問題,我們應該注意聖經的真理教訓,免得走偏了路,以致造成不良的後果,對信徒和教會都很危險。保羅同時為十三章作結,強調在應用一切屬靈恩賜的時候,必須加上愛才會有價值。

二、解釋:

方言和先知講道的比較 v.1-14

v.1保羅肯定講靈語、講道、各種知識、堅定的信心等各種恩賜所表現出來的才華,信徒除了切慕屬靈的恩賜,一方面也要追求愛,讓那些沒有這方面恩賜的人,也能分享,因為愛心是運用恩賜的基本原則。

v.2那講靈語的不是對人講,人無法瞭解其含意;靈語是對上帝講,因此可以在心靈媮蕃’U樣的奧秘。這是方言和先知講道的最大分別。如果以此自誇則捨本逐末(創42:23;太13:13)。

v.3保羅說講道的目的:

  1. 造就:教化、訓誨之意,增加對基督教真理的知識,增強基督徒生活的能力。

  2. 安慰: 在教會或團契堣洵菑銕龤A鼓勵灰心 喪志、心靈創傷的人;上帝的話必然會讓他們找到喜樂除去悲傷,得到盼望除去內心的沉重。

  3. 勸勉:在團契堙A激勵信徒要有好的見證。

vv.4-5保羅提先知講道(preaching)的恩賜,乃陳述上帝旨意及訊息,直譯應為陳述(forthtelling)。保羅講說方言是受限制的,方言造就個人的靈性經驗 ,必須翻譯出來,才能夠叫別人受造就得著益處。但是作先知講道用人人都明白的話來傳講,這使眾人有益。

v.6保羅說教導要講求方法,叫眾人明白他所講的,否則又有什麼益處。他認為講道應包含:

(1)上帝的啟示:有啟發性的教導。常常停歇是在聆聽上面來的聲音。

(2)知識:包括真理和一般的知識。

(3)預言:早期教會的講道只是宣告耶穌的事蹟,這些事都是確鑿而無爭論餘地的。

(4)教訓:用神的話以基督的事實來教訓人。

vv.7-9笛子和豎琴放著沒有聲音時,只是沒有生命的 器具。樂器的旋律要引人共鳴才有意義,如軍隊打仗時 ,號角是指揮官進攻或退守的指揮棒,如果吹出來的聲音,讓兵士們都聽不懂的時候,誰能打仗呢?保羅說講靈語的情形也是這樣。

vv.10-11保羅指出世界上有各種不同的聲音,卻沒有一樣是沒有意思的。沒有意思的聲音不可能是出於聖靈的感動。又說如果語言能通,且能夠明白多種的語言 ,和別人之間的距離就會縮短,否則會成為外國人。

應求造就教會的恩賜(V.12-20)

v.12教會信徒彼此之間不是陌生人。既然熱切希望有屬靈的恩賜,就應該多多追求能夠造就教會的恩賜,講大家都聽得懂的語言,而非靈語。

vv.13-17如果在自己家中怎樣講靈語都無所謂,因為是個人與上帝交通。保羅認為如果真的要造就、幫助同信的兄弟姊妹們也分享你的心靈所得,就需要將這樣的心靈語言詮釋出來,讓別人也知道實際的內容,這樣 的靈語才能造就人。

v v.18-19 見林後12:1-4。保羅 說他有很多講靈語的經驗,比哥林多人還多,但是在教會,他寧可用悟性說五句教導別人的話,也遠強過說方言。所以他不曾在人前顯露說方言的恩賜,這是他唯一的一次提到講靈語的經驗,以後就沒有再提過。

v. 20 是這幾節經文的小結論。哥林多信徒的生活,比別的教會腐敗墮落;在追求恩賜方面,比較注重在身體上經歷神的奇妙恩賜。保羅提醒他們,如果在生活上結黨分爭又追求屬肉體的事;只在恩賜上追求超然經歷,這就是作「小孩子」,而不是作大人了。我們要在心志上當大人,分辨是非,在惡事上作嬰孩,一心要求那更大的恩賜。

方言和先知講道不同的功用(V.21-25)

v. 21-22 講靈語對未信主的人來說 ,既聽不懂也不知道該如何,沒有幫助(參見賽28:11-12)。保羅引用先知的預言,借著歷史的教訓,引猶太人背叛神的話,以致上帝借著外邦人的舌頭來教訓他們的事,來解釋方言恩賜的功用。今天神也借著方言賜給教會,是向不信的猶太人作證據,證明他們所拒絕的救主,已經被外邦人接受了。保羅再次強調不聽上帝話語的信息,即使是講靈語也是枉然。 又說先知講道的恩賜,是解明真道給願意聽的人,使他們可以聽而明白,樂意跟隨主而得救, 因此先知講道是為信的人當證據。

v. 23 教會聚會的時候,如果都說方言,若有不信或不會方言的人參加聚會,只聽見各種不同的口音混雜吵鬧,加上外表上「入神」的狀態,一定會被嚇到,以為他們是「瘋」了,也可能導致他們對教會的惡感或誤解。

vv. 24-25(參見約4:16-19)說明先知講道時,若有不信的人或不會方言的人進來,也會聽得明白,被神的話感動,終於在神面前俯伏敬拜,歸向神。如:耶穌雖然被法利賽人所厭惡,常用兩難的問題來 為難他。耶穌說:「你們當中誰沒有犯過罪,誰就先拿石頭打她」(約8:7)掀開這些宗教領袖們內心的陰謀和不良動機, 將其隱密的意念顯露出來,這就是先知講道的力量。

公眾敬拜守則(V.26-40)

  1. v. 26 以造就教會為原則 (參見弗5:19)

  2. v. 27-28 說方言時要少數人輪流說,並且要翻譯出來

  3. v. 29 講道時也必須是少數人輪流說,其他人要慎思明辨。

  4. v.30-33 先知應該控制自己的恩賜,要禮讓其他得神啟示的人發言。

    這是記錄當時聚會情形,一切都是不拘泥於禮節,早期教會還沒有專職傳道者講道,他門是讓心裡有感動的人輪流見證。現代聚會所的情況比較接近當時的情況。強調教會團契生活, 教會像個大家庭,不能只顧慮個人的需要,而是大家都有參與。聚會時有人獻詩,有人教導,有人得到上帝的啟示,有人講靈語,有人翻譯靈語。個人按照自己恩賜服事。聚會的目的是造就人。他要求教會應限制講靈語的人,最多不超過三人,必須將他們所講的靈語翻譯,讓大家都聽得懂。同樣的,在傳講上帝的信息也是一樣有限制人數。傳講上帝的信息,也要知道節制,要防止有人利用聚會,傳講不是出自聖經的信息,而破壞和諧。

  5. v34-38 聚會時婦女要閉口不言(提前2:11-12)

    保羅這段藐視婦女的言語,似乎是很大男人主義。其實他在弗5:25 說:「作丈夫的,你們要愛自己的妻子,好像基督愛教會,為教會捨命一樣。 」如此看來他並非大男人主義。有學者認為是後來別人加入的,目的在陳述猶太教反婦女立場,非保羅原著(Conzelmann. p. 246)。原因是此違反保羅在11章中允許婦女禱告和講道,及對婦女 在教會事工的立場(11:2-16;14:33;加 3-28)。而其用字和思想也不同,破壞了文章的流暢性(梁家麟,今日哥林多教會,pp. 418;J.D.G. Dunn, I Corinthian, pp. 70-75)。

    如果我們回到當時教會的情況,就會明白保羅擔心的是:信仰根基不穩,卻大肆改革的那很快就會失去秩序。希臘沙孚克理斯(Sophocles)曾說,『婦女以緘默為美德。』婦女在希臘,除了貧窮和道德墮落的以外,都深藏閨閣。猶太人對於婦女的觀念,更加的低。拉比的語言『教導婦女律法,還是教導她們不敬虔為佳。』拉比說:「教導婦女學習法律,就好像將珍珠扔在豬的前面。」在他勒目(Talmud)列出的禍患之中,有『過於穿鑿的,饒舌的寡婦;在禱告中浪費時間的處女』。有人自認為已經信耶穌生命得到釋放,可以放縱情慾,結果因此而有淫亂的事發生(五章);有人要表明自己獻身堅持要守潔淨的生活,不願意再繼續與配偶生活,甚至要求離婚,有的則堅持不結婚(七章)。有人在聖餐和愛筵不在乎共同生活的準則(十一章),這些事好像屬於個人信仰,累積微小的個人行為,導致教會 有紛亂的現象。這堳雈i能是因為有婦女混亂了教會的聚會,隨意發言問問題,或者在聚會中公開和先知講道者抬槓,造成聚會混亂。因此保羅希望在聚會中,婦女不 要搶著要講話。

    保羅在經學師裡屬於較自由的迦瑪列學派,可是他是很謹慎的人。他很小心警告當時的教會,要多考慮別人的感受。 當時婦女的社會地位低,如果現在還引用保羅說話。不但女性無法接受,連男性也不會同意(盧俊義,哥林多前書的信息,pp. 426-427;Barclay, The Letters to the Corinthians, pp. 151-152)。

  1. v39-40 要切慕作先知講道,也不要禁止說方言。

    我們反對極端靈恩派只高舉外在表現的行為如方言與治病。但他們對靈性的渴望與追求應予肯定。


Q:

  1. 我們如何看待靈恩運動?

  2. 如何造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