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林多前書15:35-58-16:24

 

首頁

聖經研讀


哥林多前書導論

哥林多前書第1章

哥林多前書第2章

哥林多前書第3章

哥林多前書第4章

哥林多前書第5,6章

哥林多前書第7章

哥林多前書第8章

哥林多前書第9章

哥林多前書第10章

哥林多前書第11章

哥林多前書第12章

哥林多前書第13章

哥林多前書第14章

哥林多前書第15章

哥林多前書第16章

 

 

秀卿姊府上   11-9-2007  

vv. 35-49希臘人相信靈魂不滅,懷疑肉體復活。 因此他們會問:人死都死了,身體也腐朽了,復活時要帶怎樣的身體來呢?保羅認為救贖不只在靈魂, 還包括肉體。復活的身體有不同的形體。血肉之體不能承受上帝的國;復活的體是屬靈的身體,已克服了死亡,得到最後的勝利(新約聖經研讀本,p. 328)。

復活後的身體又是那種身體呢?

  1. 以種子和植物作類此:種子放在地堙A死了,一段時間再生;再生的與先前所撒的種,屬於另外一種身體。保羅指出同時能有解體和相異,但仍有繼續性。

  2. 世界上有各種不同的身體;每一受造者都有其自身所有的身體。上帝在創造中,給每一受造者合乎他用的身體。既是這樣,這是非常合理的,上帝也要給我們適合復活生命的身體。

  3. 生命中有發育生長。第一個人亞當是從土造(創27)。耶穌是上帝的靈道成肉身。舊的生活下我們與亞當合一,分擔他的罪,承受他的死,有他的身體;在新生命中,我們與基督合一,我們將分享他的生命和他的真體。我們有一個屬血肉的身體;有一天我們有一個屬靈的身體(Barclay, The Letters to Corinthians, pp. 175-176)。

v. 35 有人:希臘思想的人。

v.37保羅用耶穌的話說明生命意義(約1224-25)死的麥子不會結出更多的新子粒來,有生命的麥子才會結出新的生命。耶穌用麥子的比喻說明生命失落與取得在於願意犧牲與否。

vv. 42-44 保羅用四個對比:朽壞 vs.不朽壞;羞辱 vs.榮耀;軟弱 vs. 強壯;血氣 vs. 靈性。

v. 43 猶太人一直相信末世的所有事物盡皆榮耀,參見但123、以諾一書6215 10511-12梁家麟,今日哥林多教會,p. 462)。

基督將來統管的國家也是榮耀的國度(梁家麟,今日哥林多教會, pp. 462-463)。

v. 45 27

vv. 45-49保羅用亞當和第二亞當:來形容亞當犯罪後,被上帝懲罰而成為會死亡的生命。第二亞當代表基督使人與上帝和好。(羅86-8、羅813

v. 46 有關屬靈的問題被倪柝聲等人過度發揮,甚至超過聖經原意(梁家麟,今日哥林多教會, pp. 464-465)。
vv. 50-58
恐懼死亡的原因有二:1.對於未知的恐懼。2.來自罪的感覺。

v. 50 35-6血肉之體不能承受上帝的國,必朽壞的肉體不能承受不朽壞的。

vv. 51-52 5127、珥21帖前 415-17在末日,基督徒的肉體要改變成為不朽壞的。

v. 54 258

v. 551314。何西阿用陰間,保羅改成毒刺(毒鉤,台語本用利害)。

v. 56死亡的毒刺是從罪來的。死的權勢和毒鉤是罪,罪的權勢就是律法

v. 57不論死亡多厲害,像毒蝎令人不安因藉著基督,人可勝過死亡威脅(羅81-2 11)。

v. 58保羅將教義轉變為挑戰;理論轉變為實際;思想轉變為行動。

不可動搖:不被錯誤教導動搖。

如果盼望就對上帝有信心,為祂工作。你們的努力必不會徒然的。基督徒的生活是艱難的,不過其目的是值得去爭取的。


第十六章

保羅談論有關日常生活及教會行政,都是基督徒最實際的生活事務。

vv. 1-4 保羅請他們為耶路撒冷貧窮聖徒的捐項 (1127-3024171525-26、林後89、加210;):猶太會堂堙A設有專職向『有』的人收集,與『無』的人分享。到國外的猶太人發達後,常派專差,到耶路撒冷,捐錢給聖殿,並幫助窮人。這個傳統至今還有Pittsburgh Jewish Community Center他們無息貸款給新移民的猶太同胞,而且中心可教他們各種技能,以便在美國謀生。保羅不要基督教會在慷慨上比猶太人及外邦人的社會落後(參見謝扶雅 譯,基督教早期文獻選集,p. 457)。

早期教會實行凡物公用(243-47),信徒最多時是數以萬計(2120)。因為饑荒糧食短缺,使得這種困境更加惡化。因此,急需要外力的資助才能解決。
捐項是:(1)教會合一的方法。(2)這是基督教教訓的一種方法。收集款項是向悔改的人,提供機會把耶穌講到愛的德行的教訓,變為行動(Barclay, William. The Letters to Corinthians, p. 181)。

vv. 5-12保羅計畫在馬其頓後去哥林多。可是,保羅還要留在以弗所,一直到五旬節。這封信是在以弗所停留期間所寫的(新約聖經研讀本,p. 329)。保羅在以弗所停留長達三年(徒2031),是他宣教停留最長久的地方 (新約聖經研讀本,p. 329)

vv. 8-9 1819198-10

v. 10提摩太:父是希臘人和母是猶太人(V.1),名字是敬畏上帝的意思。母親和祖母是好人(提後1:5),提摩太是保羅的使者(林前4:17;帖後3:2-6),曾陪伴他下監(腓1:1,;2:19;西1:1;門1),與保羅同心於事工(2:19),故保羅視提摩太為後繼者,又稱他為兒子(林前4:17)。提摩太的名字曾多次出現於保羅書信的問安裡,如:羅1621,林後11,腓11,西11 等。保羅甚至將牧養以弗所教會的重責交給提摩太。此外保羅也寫提摩太前、後書給他,勉勵他如何牧養教會。保羅為了宣教的工作能順利,讓猶太信徒能接受提摩太,就為提摩太行割禮。這種策略上的妥協應用有時候是必須的。提摩太的年輕使他處於不利的地位。哥林多的景況,對於有豐富經驗的保羅尚有困難;對於提摩太更加困難了。

v. 12亞波羅:是亞歷山太猶太基督徒。亞波羅,博學多聞,熟讀聖經,他的學識和教養深受斐羅(Philo)的影響,雖然很有能力講道,又心堣齞騿A但略欠對基督真理的認識,只知道約翰的洗禮,就是以悔改相信來豫備主的道,他是施洗約翰的門徒,他同樣盼望彌賽亞的來臨,只是不知道十字架的意義及復活的事實。百基拉和亞居拉察覺了就用愛心接他來,詳加講解上帝的道。亞波羅最令人感動的是謙卑地受教,後來他就將這番教導的結果,由以弗所一直帶到哥林多。路加說他「多幫助那蒙恩信主的人」(徒1824-27)。林前3:6「我栽種,亞波羅灌溉。」指明了亞波羅有相當一段時期在哥林多作了非常紮實的事工。有一派人未經他的同意,自稱是亞波羅派。他不想去哥林多。他知道被派系分裂時,最好的辦法是置身事外。等有機會,他會去的。

v. 13在信仰上剛強,站立得穩。在心志上剛強,不作小孩子(1420)

v.. 15;『司提法那一家』保羅為他們施洗(林前116)。「是亞該亞初結的果子,」哥林多屬於亞該亞省,他們最早歸主的家。

v. 16我勸你們順服這樣的人,」這話暗示可能有些哥林多信徒排斥司提反;保羅勸勉他們要以這樣服事聖徒的人為順服的對象。

v. 17保羅因司提法那、福徒拿都並亞該古的來臨而喜樂,因為他們補足了因哥林多人的不在所致使的短缺。他的稱讚司提法那很是有趣。司提反是值得尊敬的,因為他把自己放在事奉教會上。在早期教會堙A自動的獻身事奉,是正式有聖工人員的開始。帶領教會的人並不是由人的調派,乃是由於他的生活及工作,贏得眾人的尊敬。司提法那和福徒拿都、亞該古可能是71提起帶信給保羅的人(新約聖經研讀本,p. 330)。

vv. 19亞居拉和百基拉向教會問安:他們是一對夫婦,生於黑海南岸的本都,後住在羅馬。主後49年,皇帝革老丟(Claudius)下令猶太人不得住羅馬,亞居拉、百基拉遷居到哥林多,以製造帳棚為業。保羅也從事帳棚製造,因而認識對方。保羅從亞居拉和百基拉知道許多關羅馬的事,這對保羅以後傳福音的策略有很大的影響。在徒1921,他說:「這些事情過後,保羅決定取道馬其頓和亞該亞,到耶路撒冷去。他說:「到了那堨H後,我也必須訪問羅馬。」他開始專注於大城市傳福音,在哥林多停留18個月,後來保羅跟百基拉和亞居拉到 以弗所、敘利亞(V. 18)。在那堙A保羅向百基拉和亞居拉告別(V.19)。他們接待保羅也接待亞波羅(V.26)。保羅說,亞居拉和百基拉是事奉基督耶穌的同工;曾為保羅的命,把他們自己的頸項置之度外(163-4)。在林前1619;提後419保羅都向他們問安。在那個時候沒有教堂。教會就在私人的家中聚集。亞居拉和百基拉的家就成為教會(羅163-5)。當保羅在以弗所,他代表他們和在他們家堛滷郱|問安。

v. 20親嘴問安:平安接吻是 早期教會的習俗,可能得自猶太人的習俗。是彼此相愛的記號與象徵。耶路撒冷的區利羅(Cyril of Jerusalem)說『不要把這接吻與街市上朋友之間的接吻相比。』以後稱 之為『問安禮』(The Peace)。

這習俗的立意雖好但易被濫用,更容易受非基督徒的誤解誹謗。後來教會的團契逐漸淡薄,團契不斷擴充成為一個大教會,這種親切感逐漸消失,平安接吻禮節,也消失。教會愈大, 人愈是分散,愈難有互相熟知,互相親愛的團契。如果教會只是陌路人聚在一起,充其量不過是點頭朋友聚在一起這很難算為教會(Barclay, William. The Letters to Corinthians, pp. 187-188)。

v. 211622、加 611

v. 22他向不愛主的人,提出警告。接用亞蘭文寫『Maranatha』意義是主必快來,這個字已成為通用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