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迫害


  林皙陽   10-15-06

基督教在早期經歷了政府及教外人士的暴力對待,造成不少基督徒殉道;初代教會史可以說是教會殉道史。教父特土良曾說:殉道者的血是教會的種籽。正如耶穌所言:如果他們迫害過我,他們也會迫害你們(約15:20)。 結果耶穌被釘死在十字架上。

  1. 教會受逼迫:使徒行傳中猶太人的逼迫:使徒們受到撒都該人兩次迫害 (4:5-18;5:18-40;8:1),司提反的被殺害是第三次迫害,而且是撒都該人和法利賽人聯合迫害,其中掃羅大發熱心(7:59)迫害基督徒。希律亞基帕王是第一位掌權者迫害基督徒,雅各和彼得(12:4)都曾被他監禁,雅各甚至(12:2)遭殺害;信主之後的保羅被猶太人和教外人士迫害的次數更是不勝枚舉(林後12:23-28)。羅馬皇帝格老丟下令,猶太人都要離開羅馬(徒18:2)。

  2.  羅馬政府的迫害:第五世紀的教會歷史學家歐若修(Paulus Orosius),在他的The Seven Books of History against the Pagans. (Washington, D. C.: The Catholic University of America, 1964) 的Book Seven中將羅馬的迫害時期,分十個時期列出:

    1. 尼祿(Nero, 54-68)為第一個迫害基督徒的羅馬皇帝 (p. 298-299)[1]

      64/6/18羅馬大火,羅馬謠傳尼祿發瘋放火,尼祿則歸咎給基督徒。按史學家塔西圖 (Tacitus, c56-120) 的記述,在羅馬城大火之後,羅馬居民謠傳是尼祿縱火,為消除百姓對他的疑慮,他將罪推到基督徒身上,並用殘忍的方法懲治他們。在競技場,基督徒被迫穿上獸皮,然後放出獵犬,將他們撕裂咬死。其餘的把他們與乾草捆在一起,製成火把排在花園中,夜 晚燃燒時,照亮尼祿整個花園。按教父革利免記述,彼得與保羅都是在這次逼迫中殉道[2]。彼得行傳中有記載,他被倒釘十字架而殉道,後拍成電影暴君焚城錄。

    2. 多米田(Domitian, 81-96, p. 305)

      多米田下令大規模搜捕基督徒,將他們處死,連他的表弟一家也不能倖免。他的表弟革利文斯被判處死刑,妻子被放逐到小島,兩個兒子原被指定為皇位承繼人,也銷聲匿跡。多米田迫害基督徒的原因,極可能是按羅馬慣例,皇帝於死後才追封為神,但是他於生 前即要求百姓以"我們的主、我們的神"稱呼他,而基督徒不肯以主稱之乃被迫害。約翰在此期被放逐拔摩島,寫啟示錄。多米田也下令屠殺大衛的子孫,因為有些異端者指控他們是大衛的家室,又與基督有關聯,如:猶大是主肉身的兄弟,他的後代因而被追殺(Eusebius, EH 3-19)。

      繼任者尼法(Nerva, 96-98)[4]解除基督徒驅逐出境禁令,約翰得以從拔摩島回到以弗所

    3. 他雅努(Trajan, 98-116, p. 306)

      在 他雅努的統治下,教會有兩位出色的主教殉難:耶路撒冷主教西面(Symeon)被釘十字架 (Eusebius3-32)。107年安提阿主教伊格那丟(Ignatius)被捕,送至羅馬餵野獸。他在路上寫信給羅馬教會,請他們不要干預,他說:「讓火與十架,讓成群的野獸,讓骨頭的撕開、折斷、與分解,讓整個身體的粉碎,也讓所有魔鬼的恐怖折磨臨到我吧,只要讓我得到耶穌基督。」又說:「讓我效法我的上帝受苦。」最後死於獅子之口(給羅馬教會書5:3)。伊格那丟被押往羅馬經亞西亞時,教誨他所停留的教會,勸他們要防範遍及各處的異端 (EH 3-36 -4)。他勸眾人,要跟隨使徒傳統,並用文字記錄下來。

      一名傑出官員Plinius Secundus被殉道者感動,而替他們請命。他上奏他雅努皇帝,民眾既無行惡,也沒犯法,他們憎恨一切的淫亂、殺人與犯罪,並且為人奉公守法,向著基督唱詩如同頌讚神。 他雅努查明此事,便下令禁止逮捕基督徒,並宣示政府不再浪費時間去抓他們,若有人控告基督徒,則屬告訴乃論罪。但是他們若公開表明身分,便得受罰。換言之,只有堅持公開承認自己是基督徒的人,才會被處決[3]

      在The Seven Books of History against the Pagans的Book Seven:哈德良(117- 138)執法公正,下令不得隨意迫害基督徒除非他有罪行 (p. 307),安東尼皮雅斯(138- 161)執政時雖有殉道者,但帝國享有20年的和平時期,p. 308。

      安東尼皮雅斯(Antoninus Pius, 138- 161)時,示每拿的主教坡旅甲(Polycarp, 70-155 A.D.)殉道[5]。 坡旅甲躲藏兩次,都被發現,他認定這是主的旨意,於是束手就縛。坡旅甲被解赴競技場,示每拿的巡撫為要救他,給他最後機會,勸他隨群眾喊「除掉無神論者(指不拜偶像的基督徒)」,他就手指群眾喊「除掉無神論者」。官長又勸他,年事已老,只要對皇帝發誓,咒詛基督,就可得釋放。坡旅甲對他說: 「八十六年來我一直事奉我的主,祂從未虧待我,我怎可羞辱那位拯救我的君主?」巡撫嚴厲的說:「那我便不能不將你丟給野獸吃。」坡旅甲回答說:「放你的野獸來吧! 」巡撫說:「你若輕視野獸,那我把你燒死。」坡旅甲平靜地回答說:「你想以火嚇我,那火充其量不過燃燒一小時罷了,你卻要忍受那永不熄滅的地獄之火。」巡撫聞言大怒,於是大聲向群眾說: 「坡旅甲說他是基督徒!」暴民蜂擁而上,將他燒死[6]

    4. 奧熱流(Aurelius, 161-180, p. 309)。

      馬可奧熱流:下詔將基督徒的產業歸給告發他們的人。奧熱流憎惡基督徒對他們信仰的狂熱和執著,對他們的迫害更是厲害。不少教父為信仰據理力爭,努力闡釋信仰,他都充耳不聞。護教士猶斯丁殉道者(Justin Martyr)在165年與 6位朋友被羅馬政府抓去,受盡各種酷刑,於166年斬首殉道。教會歷史每次提到他,必定給他殉道者的頭銜。

      當時地震、水災、瘟疫、火災頻頻發生,基督徒的事被指為災禍的根源,暴民殺害基督徒便經常發生,奧熱流從中鼓勵。沙夫(Schaff)描述當時的慘狀:「殉道者的屍首,佈滿街頭;那些屍首被肢解後焚燒,餘下的骨灰則散入河中,以免這些'神的仇敵'沾汙大地。」在這時期教會充滿可歌可泣的殉道故事。如:洗弗連納(Symphorinus)一位年輕信徒為堅持信仰而被處死,行刑前,母親鼓勵他:「我兒要堅強,不要懼怕,它將領你到真正生命去。仰望天上掌權的。你在地上生命不是被取去,只不過是被轉化成天上的生命。」

    5. 瑟佛倫(Septimius Severus, 193-211, p. 312)

      瑟佛倫時各教會護教士作美好見証。他們如選手一般,從Egypt和Thebais被送到在Alexandria巨大的競技台。面對殘酷的刑囚和死刑時,他們那超越人類極限的忍耐,為他們贏得冠冕。Leonides是早期教父俄利根(Origen)的父親,在Origen年幼時就被斬首,Origen受到父親的影響,幼年時就對聖言極感興趣 (EH 6-1)。

    6. 馬克西姆(Maximinus, 235-238, p.314)

      馬克西姆為控制在羅馬的基督教,將教皇彭謙(Pontian)及反教皇的希波律托(Hippolytus)放逐到薩丁尼(Sardinia),他們在那裡很快就去世了。之後馬克西姆採收攬方式,逼迫漸緩,教會稍得喘息,基督徒日漸鬆懈,以致平靜反成為基督徒日後失敗的原因。

    7. 德修(Decius, 249-251, p. 315)

       250年德修頒令所有基督徒必須放棄信仰,向羅馬的神獻祭,違者初則警告,再犯就處決。基督徒因為沒有防備,便跌倒離棄真道。時過境遷,失敗的信徒要求重入教會,教會在應否接納這些弟兄的爭議上因分歧而造成分裂。期間俄利根(Origen)所受的苦楚遠超過其他人,他為了基督的道,忍受綑鎖束縛,被刑具拉向四方為時數日之久,又受火刑的威脅,終於在西元254年殉道 (EH  6-39)。

    8. 瓦勒尼(Valerian, 253-260, p. 316)

      主後258年護教士居普良(Cyprian of Cathage)於迦太基殉道[7]。居普良是特土良(Tertullian, 154-220 AD)的學生。他是最早主張主教教會學說的人。他認為主教乃為使徒真正繼任者;他們捨身犧牲具有祭司的品德。257年瓦勒尼逼迫教會時被捕,捉在監牢,羅馬軍官要他拜偶像、否認基督,他說:「基督的祭就是在受苦中獻上自己的生命,所以我們所獻的祭,就是基督的受難。」他至死拒絕,以致被斬首殉道。

    9. 奧理良(Aurelian, 270-275, p. 319) 260至303年,由於受到極大的迫害,教會發展奇速,人數大增。

    10. 戴克理先(Diocletian, 284-305, p. 322)

      戴克理先最大最有計劃的逼迫在303-5年復活節,到處張貼公告,勒令將教堂夷平,焚毀聖經。不久其餘法令陸續發出,將各處教會領頭者下監,用手段使他們犧牲。基督徒只有一種選擇:背棄信仰或死亡。不少基督徒殉道,有藏起來者,也有背棄信仰保命 (Eusebius 8-2)。

      308年加利流頒令,須向羅馬神獻祭外,市上食物一律灑祭祀酒,以迫基督徒吃祭物或餓死。他下令焚毀聖經,命令所有的基督徒必須獻祭或吃祭偶像之物,並將祭酒灑在市場所出售之食物上,使基督徒在背叛信仰與餓死之間作抉擇。加利流逼迫基督徒一段時日後生重病,311年下詔準許基督徒聚會,請他們為皇帝祈禱。

313年羅馬政府頒容忍基督徒,十年後君士坦丁大帝登位皈依基督,在他的帶領下羅馬大部分百姓皈依基督教,基督教成為羅馬國教。


[1]羅馬帝國歷任皇帝年表:屋大維(Augustus, 27B.C.-A.D.14)、提比留(Tiberius, 14-37)、該堨j拉(Caligula, 37-41)、尼羅(Nero, 54-68)、迦爾巴(Galba, 68-69)、
鄂圖(Otho, 69)、維特利(Vitellius, 69)、衛斯帕西(Vespasian, 69-79)、提多(Titus, 79-81)、多米田(Domitian, 81-96)、尼法(Nerva, 96-98)、他雅(Trajan, 98-116)、哈德良(Hadrian, 117-138)、安東尼皮雅斯(Antoninus Pius, 138- 161)、馬可奧熱流和為撒司共治(Marcus Aurelius & Versus, 161-169)、馬可奧熱流(Marcus Aurelius, 169-180)、科莫多(Commodus, 180-192)、瑟佛倫(Septimius Severus, 193-211)、吉達和拉戈拉(Geta & Caracalla, 211- 212)、拉戈拉(Caracalla, 212- 217)、赫利奧加巴盧斯(Heliogabalus=Elagabalus, 218-222)亞力山大賽維拉斯(Alexander Severus, 222-235)、馬克西米姆(Maximinus, 235- 238)、Gordianus III (238-244)、Philip the Arabian (244-249)、德修(Decius, 249- 251)、高盧士(Gallus, 251-253)、瓦勒尼(Valerian, 253- 260)、加列奴(Gallienus, 260-268)、革老丟二世(Claudius II, 268-270)、奧理良(Aurelian, 270-275、奧熱流(Marcus Aurelius Probus, 276-282)、戴克理先(Diocletian, 284-305)、馬克森提(Maxentius, 306- 312)、君士坦丁大帝 (Constantinus I, 307-337)。

[2] I Clement, 5,見基督教早期文獻選集,p. 8; Eusebius 2-25。

[3]此人即Pliny the Younger在文學頗有成就,又是羅馬皇帝Trajan的密友。Pliny初任Bithynia省長時上奏約110-111年。奏文Christians in Bithynia是外邦執政者眼下教會,格外珍貴。文中對教會信仰、實踐、見證、美德及Pliny對迫害政策不解,有相當的描述。Trajan的回覆(Trajan to Pliny=Trajan’s Policy towards Christians)一面認同有德行的基督徒不應受到不義的對待,Trajan又肯定Pliny殺那些稱自己是基督徒,不拜偶像的人;他明令只要否認自己是基督徒在公眾拜偶像,可勾銷之前犯的錯 (EH 3-33) 。     

[4] The Seven Books of History against the Pagans 的Book Seven在此可能有誤,因為多米田(81-96)是Nero以後第一個迫害基督徒的皇帝,他雅努(98-116)是Nero以後第三個迫害基督徒的皇帝,中間只有這未對基督徒友善的皇帝。 

[5]Eusebius推為166或167年。『坡旅甲殉道故事』知那天是2月23日禮拜6,達夸徒當小亞細亞總督。符合這條件是156年。基督教早期文獻選集,p.349。

[6]基督教早期文獻選集,pp. 348-361。

[7]尼西亞前期父選集,p. 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