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論異端


2007-4-22  

  1. 亞流:見http://www.bostontcc.org/ASS-CH/CH18.htm

  2. 半亞流:尼西亞會議大致確定了耶穌與聖父同質的結論,但是這樣的結論有不少人反對。當初支持亞流的人做了修正,於是產生半亞流主義(semi-Arianism)。他們認為耶穌與父神有相似但是不相同的本質。半亞流主義在東方教會相當流行,他們受到俄利根從屬主義(subordinationism)影響認為聖子在聖父下。

東西方教會三一論:西方教會受特土良影響忠於尼西亞會議結果。因而東西方教會產生兩種不同的三一論模式:一種是以希臘教父為代表的社會三一論、一種是以奧古斯丁為代表的心理或實體三一論。奧古斯丁三一神的觀點著重闡釋神聖三一中的「三」,而反對一位一體論,解釋父、子、聖靈間平等關係,宣示父、子、與聖靈的同性同體。採用父、子、聖靈三位之間的關係,以人內在的心裡因素解釋神聖三一三者之間的關係,是所謂「心理學類比」,分別以存有、認識、及意願(記憶、悟性、行動)來說明父、子、及聖靈三者之間關係的區別。對西方神學、哲學發展影響殊深。

社會類比源於希臘教父尼撒的貴格利(Gregory of Nyssa),以耶穌三使徒、家庭、軍隊官兵來類比三一關係。社會類比論以為起點,承認三位格在神性上之完全平等,均有知、情、意、權、行,再在此基礎上認為三位格親密相愛,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你我不分,終成一至善團契。

心靈類比論則以為起點,認為只有獨一真神,全知全善全能,乃至單至純不可分割的實體、本體或本質,以此為基礎再論說此獨一上帝啟示自己為三個位格,由
社會類比源遠流長在西方是暗流,直到本世紀社會三一論者巴特(Karl Barth, 1886-1968)、拉納(Karl Rahner, 1904- 1984)等人對心理三一論提出批判,要求回希臘教父三一論路線。由於社會三一論以三一中三個位格的區別為起點,異於心靈或實體三一論之以至單至純的為起點,故可稱之為之爭(林鴻信,教理史, pp. 153-158)。

  1. 馬利亞,生神者Theotokos or Mother of God:反亞流領袖亞他拿修主張:聖子為聖父在永琱予狴矷A與父同質,祂就是上帝。耶穌基督的人性包容在神性裡面。亞他拿修比較強調耶穌基督的神性,以致稱馬利亞為生神者,但無特別尊崇馬利亞。這成為天主教馬利亞崇拜的源頭(林鴻信,教理史,pp. 181-182)

  2. 涅斯多留派:Nestorius精力過人,口才出眾,廣受人們歡迎及敬重。亞歷山大城的主教區利羅(Cyril)恨之入骨。涅斯多留出身於安提阿修道院很強調基督的人性。當時因為有許多學說否認基督做人的真實性。此一強調有其必要性。涅斯多留在強調基督的二元性的教導上,被控告他主張基督是兩個人與「基督一位格」教義違背。當時教會有敬拜馬利亞的趨勢,涅思多留極力反對。區利羅控制431年以弗所會議。他以涅思多留是否承認生神者來決定審判。涅思多留認為馬利亞只是耶穌的母親,否認她的神性。他被主教撤職,流放到埃及沙漠。一些東方主教拒絕議會的決定,到敘利亞和波斯尋求庇護。這些人就被稱為涅斯多留派。

    波斯統治者想利用教會分歧來確保帝國安全,所以採教會開放政策。涅斯多留派乘機四處傳福音。他們足跡遍及阿拉伯,穿過中亞平原,南下印度半島和錫蘭,在第七世紀初傳到中國被稱為景教。他們致力將聖經翻譯成各國語言。

    涅思多留宣教士為基督做見證,可惜工作沒脫離傳統,新建立的教會都受中央控制,強調教會的權威及聖禮才會帶來救恩。他們和天主教一樣與世俗的權力合作,所以也就與羅馬帝國的天主教一起腐敗。涅思多留宣教士也帶著偶像。入教的人日益增加,可是道德卻逐漸低落。涅思多留派建立的教會在異教發揮不了作用。後來隨著回教佔領該地,各樣偶像也被清除乾淨。

  3. 基督一性說 (Monophysitism):基督的神性和人性協調有兩派主張:道肉的基督論(Logos-flesh)以亞歷山太學派為中心,祂的身體本身就是神的形像。道人的基督論(Logos-man Christology)以安提阿學派為中心,強調人性部分(林榮洪,基督教神學發展史, p.155,林鴻信,教理史,p. 192。區利羅宣告說基督只有一(That Christ is One),道成肉身只有一性,我們當作一個身體來敬拜。哈納克(Harnack)說區利羅是基督一性說,他卻沒說清楚定義,而是反對涅斯多留的歐迪奇(Eutyches, 378-454)[1]

  4. 亞波里拿留派(Apollinarianism)是四世紀老底嘉主教亞波里拿留(Apollinarius, 310-390)創立的異端,否認基督具有人性,而以「道」於耶穌內代替人性。亞波里拿留是亞他那修的朋友,Jerome說他寫了無數本聖經註譯,還著神學和護教作品。該撒利亞的巴西流(Basil)說「他寫的書把全世界都填滿了」。他的作品只有部分存下來,其他散見別人引用他的話!

    亞歷山太學派最重要的人是亞他那修和區利羅,特別重視基督的神性,和神人二性在道成肉身之位格內的聯合。亞波里拿留批評安提阿學派二元式的基督論。他整個關切的重心是在救恩(Salvation)︰基督若不是完全的神,就不足以拯救人,純粹一個人的死亡是沒有救贖功能的。基督是完全的神,祂的人性必是被吸入。祂的神性,以致成為人可以敬拜的對象。救恩就是人在聖餐中分享基督神化的肉身,人性因著與神聖的「道」聯合而聖化,基督因此在道德上也是不變的。

    女撒的貴格利批評亞波里拿留的基督論否認了基督完全的人性及經驗,這與福音書及希伯來書的記載是不合。亞波里拿留分別在羅馬會議(377)、亞歷山太會議(378)、安提阿會議(379),及最後的君士坦丁堡會議(381)被定罪。

  5. Marcellus of Ancyra加拉太安居拉的馬爾克路主教(d374)。早期支持亞他那修而聲名大噪。他攻擊亞流的支持者如亞斯他利(Asterius,. d.341)、尼哥美地亞的優西比烏(Eusebius of Nicomedia,約342年卒)、和該撒利亞的優西比烏(Eusebius of Caesarea)。就是因為他過度強調聖父與聖子的同一性,以用來對抗亞流派,他竟誇大了,說聖子在道成肉身前後,與父的同一性都沒有改變。該撒利亞的優西比烏寫了兩本書指出他的錯誤,《反馬爾克路》(Contra Marcellum)和《教義學》(De ecclesiastica theologia),說馬爾克路犯了撒伯流主義。結果馬爾克路為君士坦丁堡議會(381)定為異端。

  6. 歐迪奇在431年的以弗所會議反對涅斯多留。他自己在448年被多利黎暗的優西比烏(Eusebius of Dorylaeum)說他混淆基督二性,被君士坦丁堡主教夫拉維亞(Flavian, .d 449)罷黜。歐迪奇得到法庭支持,449年得到平反;後來二人同向羅馬利奧申訴。利奧判歐迪奇敗訴,他在451年迦克墩會議(Chalcedon)被判罪,歐迪奇被放逐。

    歐迪奇的基督論,其實只是針對涅斯多留主義的一種反動,結果自己卻墮進亞波里拿留主義的陷阱。利奧在大卷(Tome)中斥責歐迪奇的基督一性說,此書成了迦克墩最重要的參考書。迦克墩會議宣告聯合後仍保留著二性,只不過沒有解釋二性怎樣在一位基督內得到聯合,而聯合後仍能保持著二性的獨立。迦克墩信條在東方不是到每一處都受歡迎;區利羅的基督只有一反而受歡迎。

  7. 迦克墩後基督一性說分為兩個主流。溫和派是安提阿宗主教瑟佛留(Severusc460-538)派跟區利羅立場,認為二性只是抽空的理想,且強烈主張基督的人性是可以朽壞的,像我們的一樣。這一派的基督一性說被稱作膜拜可朽壞者的人(phthartolatrai)。另一派是哈利加拿修(Halicarnassus)主教猶利安(Julian)採歐迪奇立場。神人二性聯合有力,以致基督人性完全改造成不朽壞。基督的受苦全是本於祂自己的意旨亦稱為不朽壞者的教師(aphthartodoke),或「宣稱基督之身體只是幻像的人」(phantasiastai)。今天敘利亞東正教會 、科普替教會(Coptic Church)及衣索比亞(Ethiopian)教會仍然是基督一性說。

 


[1]到七世紀以後有基督一志說派(Monothelites)的爭論。該派宣稱基督只有一意志。有兩種說法:一說是基督屬人的意志被屬神的意志合並了,所以只有屬神的意志在活動;另一說法則是,意志被認為是混合體,是由神的意志與人的意志注入的結果。反對基督一志說的人被稱為基督二志說派(Dyothelites),此派的立場是主張基督有二性,並宣稱在基督裡有兩個意志。而基督一志說派反對他們破壞了基督個人生活的合一性。這爭論已經無大意義(林鴻信,教理史,p. 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