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徒教父 II 


林皙陽           06-04-06

基督教早期文獻選集(基督教歷代名著集成,v.1 )中,包括:

1. 初代教會書信2. 啟示錄;3. 教規:12使徒遺訓、讚歌:所羅門頌 (The Odes of Solomon)5. 聖經6. 教牧證道詞:革利免二書7. 殉道家:坡旅甲殉道故事(Martyrdom of Polycarp)8. 談歸主:游斯丁與推分對話(Dialogue with Trypho)9. 謢教學:游斯丁第一謢教辭(Apology)10. 諾斯底派文獻殘文:諾斯底派的福音(取材自The Acts of Paulvv.5-6,集成v.1p.472-473)10大類。

一、初代教會書信:

  1. 巴拿巴書(Epistle of Barnabas):雖名為巴拿巴,但著者不詳。著作時期有說在70年 、有說在117-138年間寫的。此書反猶太教,解釋猶太儀式律法 、預表基督和基督的救贖。亞歷山太的格利免將之併於其所用的聖經中。(集成v.1p.105-129)。作者 受亞歷山太斐羅(1)的寓意法影響, 採用象徵的釋經法,是第一本靈義解經的書。這本書影響教會解釋聖經的方法,許多基督徒用寓意解經法來解釋舊約聖經。即在聖經的字面意義之外,另外尋找第二、三層的「屬靈意義」,並認為屬靈意義比字面、歷史或倫理的意義更重要。書中的例子,當摩西禁止以色列人吃豬肉時候,其 靈義解經為:你們不可和豬一樣的人扯上關係(Olson神學故事,pp. 57-58)。

  2. 坡旅甲給腓立比教會信(Epistle to the Philippians):士每拿主教坡旅甲為反異端,於約112年 所寫。教會史家優西比烏認為他是使徒時代一位可敬的長老,可能是使徒約翰的門徒(西庇太之子或約翰長老則不明), 曾寫腓立比人書,共十四章,內容皆引聖經來勸誡他們,勉勵信徒琱萿A務,在日常生活中實踐信仰,避免被異端誘惑 (集成v.1p.94-104)。在神學方面類似其師約翰,並重基督教的救恩論。

  3. 伊格那丟的七封信(The Letters of Ignatius to the Ephesians, Magnesians, Trallians, Romans, Philadelphiaqns, Smyrneans, Polycarp):約98-117年由伊格那丟 所寫。伊格那丟接續彼得在安提阿教會的主教職分後,成了該城的第二位監督(Eusebius 3-36-2)。有15本書信曾經被認為是他的著作,但今天一般學者只承認其中七本真的出自他。這七封信是論述基督先存在的有趣思想。金口約翰(John Chrysostom, c347-407)記載,伊格那丟96年,由使徒彼得提拔成為安提阿主教;而《使徒憲典(Apolistic Canons》卻說是由使徒保羅指名任安提阿主教的(2)。伊格那丟信主較晚,待人謙遜,他的風格及人生經歷與使徒保羅極為類似,常自稱是使徒及主教中最小的。他 抱著殉道的精神,不論火燒、被釘、野獸吞吃、骨頭撕裂,四肢打斷,甚至體無完膚,只要能得著基督耶穌,就讓魔鬼折磨、攻擊致死也甘心(給羅馬教會書5:3)。伊格那丟後 來遭到羅馬皇帝迫害,由安提阿被押往羅馬城,行經亞西亞時,他的教誨與勸勉,振奮了他所停留之處教會的信心。他同時要他們加倍防範當時遍及各處的異端(Eusebius 3-36-4)。他是繼耶穌的門徒之後,因著為基督做見證,成了野獸的食物(Eusebius 3-36-3)。

伊格那丟曾寫信給以弗所、示每拿、羅馬等教會及波旅甲主教,這七封書信是伊格那丟的主要著作, 他重視靈命成長,勉勵信徒生命要與基督的靈結合,擁抱上帝。他的思想對大公教會有三項主要影響:除了痛恨異端(幻影說)和分裂外,他高舉殉道的勇氣及榮耀,教父坡旅甲效法他,也隨之殉道。後來有人對這種殉道精神批評為「受虐狂」,但一百年後的神學家特土良說:「殉道者的血是教會的種子。」書信中也強調教牧原則及教會制度,大公教會即出自伊格那丟的致示每拿人書。他主張主教是擁有權力與權威的屬靈階級,導致後來教會衍生出「君主主教制」。他也影響了聖餐成為具有「聖化」及「神性化」的發展。後來天主教與東正教都根據他的主張說:「聖餐是永生不死的藥。」

二、啟示錄:

  1. 黑馬牧者(Shepherd of Hermas):此書約寫於148年。黑馬生於希臘一個基督徒家庭 ,年青時被擄到羅馬當奴隸,主人的妻子是基督徒,就釋放他。後來在羅馬結婚生子,雖稱基督徒,卻過著極世俗化的生活。羅馬教會遭到政府迫害,黑馬被子女出賣,僅得活命 ,此後全心歸主。在一連串的靈命進程中,黑馬經歷多次啟示,最後遇到天使喬裝的牧童,指示黑馬,要誠實悔改走正路 。黑馬以這位天使的名義,寫下了牧人書。牧人書是一本描寫異象、命令及比喻,勸勉悔改也是啟示之書。其第一部是描述天使在不同時間的顯現與啟示;第二部有關倫理誡命手冊;第三部(最主要)是用寓意宣講救恩。亞曆山太的革利免、迦太基的特土良、凱撒利亞的俄利根都認為《牧人書》幾乎等於使徒約翰的啟示錄,但後來教皇們用通諭的權力將之列成偽經。黑馬可說是使徒教父中的最後一位,是羅馬主教庇烏之弟。一般認為黑馬就是羅馬書16章所提到的 那一位,但也沒足夠根據。初代教會仍然很重視本書(集成v.1p.163-257),視之為靈修書籍。書中強調律法與道德,雖不否認神的恩典是白白的赦免,卻強烈警告信徒:「一個人受洗後又犯罪,得到饒恕的機會只有一次。」這種教導影響許多人,把受洗日期延到臨死之前。這本書影響後來基督教的道德化與禁慾主義的生活方式。 

三、聖經:

  1. 帕皮亞殘篇集(The Fragments of Papias):愛任紐說這是帕皮亞斯唯一的作品, 也是他的見證集,帕皮亞斯是約翰的旁聽者。在帕皮亞斯的序言堙A並沒有任何聲明說他是使徒的見證人(愛任紐反異端 ,(取自尼西亞前集教父選集:集成v.2p.197)。 帕皮亞與坡旅甲同為小亞細亞弗呂家省希拉坡立的主教(Bishop of Hierapolis),他們都是約翰的門徒。他的主要作品有:主聖言五書注釋(Expositions of the Oracles of the Lord)寫於125年 左右。本書僅遺留一些斷片被IraeneausEusibiusAndrew of CaesareaApollinaris of Laodicaea引用的資料而已 (The Fragments of Papias, 引自New Testament and Other Early Christian Writings, pp. 362-365),其中很多是口傳資料(oral traditions)。其中有些關於新約聖經的記載,如:馬可未曾跟隨過主或親耳聽見甚麼,...他陪伴著彼得,...但並非是教導主所談論的歷史。馬可在記錄事情上從未出錯,因為他十分留意每件事,不漏掉任何聽到的事,也不謬言。(Eusebius Church History, 3-39-15)。此書敍述基督在地上千禧年國的統治(CH 3-39-12)

  2. 穆拉多利段片(Fragment Muratorian):是Antonio Muratori (1672-1750) 神父於1740在米蘭的Ambrosian圖書館發現的段片, 大約在170年由羅馬青年用希臘文寫 成它是第一本新約聖經目錄並討論正典。由於版本不全,馬太、馬可部分已不存在,但是提到路加是第三福音,約翰為第四福音。新約27卷中 只提到22卷,希伯來、彼得前、後書和約 翰三書不在內。書內也提到保羅給老底嘉的信(西4:16)和亞歷山太的信,但他認為這兩封並非保羅所寫,而是馬吉安派信徒(Marcionites)所寫。 他也不接納諾斯底主義的瓦倫提奴(Valentinus)Basilides孟他奴( Montanist) 的作品(集成v.1p.311-315)

初代教父如:巴拿巴書的作者、黑馬、帕皮亞、游斯丁等,認為在天國尚未臨到之前,先有千禧年來到。千禧年就是在最終的審判以前,基督要來到地上作王一千年。千禧年更重視將要臨到的審判,那時上帝的子民要獲得屬天的獎賞,但惡人必要受到永刑的咒詛。猶太人也有千禧年 的想法,只不過他們認為那是彌賽亞第一次來臨時的事;不同於初代基督徒認為千禧年與基督再來有關(20:1-6)。初代教會有猶太教人士及諾斯底派將千禧年物質化與肉慾化, 所以有些教父反對千禧年,如:Dionysius of AlexandriaEusebius等反對,甚至否定啟示錄。但康士坦丁堡會議之後,非千禧年主義者佔優勢,奧古斯丁將千禧年主義打成異端,並認為千禧年就是基督復活後在天上掌權。非千禧年在西方神學界地位穩固。他們認為聖禮能夠使人得救恩 ,洗禮叫人重生,又能叫人罪得赦免;聖餐能將永生不朽的福份傳達給領受者。教父的著作是對聖經的解釋,他們間接引用聖經來寫他們的教義,很少出於自己,且著作也沒系統。所以使徒時教父,多引述口傳教訓。雖使徒教父可以引用的資料甚缺,但他們的著作非常重要,因這些教父的努力使聖經成為正典,他們也是新約聖經被集合起來之媒介;成為第2世紀中為真道爭辯時的根據。

Bibliography:

  1. Hahneman, Geoffrey Mark, The Muratorian Fragment and the Development of the Canon, Oxford: Clarendon, 1992.

  2. 林鴻信,教理史,台北:禮記,2005

  3. Livingstone, E. A. & F. L. Cross, The Oxford Dictionary of the Christian Church (3rd  rev. ed.) Oxford: Oxford, 1957, 1983, 1997, 2005.

  4. Moreschini, Claudio & Enrico Norelli, Early Christian Greek and Latin Literature: A Literary History 2 vols. Peabody: Hendrickson, 2005.

  5. Nielson, C. M., Papias: Polemicist against Whom? Jo. Theo. Study (1974):529-35.

  6. Olson, Roger E. 神學故事,台北:校園,2002

  7. Osiek, C. & H. Koester, Shepherd of Hermas: A Commentary (Hermeneia), Minn.: Augsburg/Fortress, 1999.

  8. Richardson, Cyril C., Early Christian Fathers. N.Y.: Touchstone, 1972, 1996.

  9. Schoedel, W.R.,Ignatius of Antioch(/hermeneia), Philadelphia.: Fortress, 1985.

  10. Schoedel, W.R., Polycarp, Martyrdom of Polycarp, Fragments of Papias. v.5 in the Apostolic Fathers, ed. R. M. Grant. N. Y.: Nelson, 1964. Camden: 1967.

 


[註1]斐羅:埃及亞歷山大城的猶太學者。他輟合猶太教與希臘哲學,使用寓意法解釋希伯來聖經,把希臘與希伯來人對於神、創造與人性的看法混合起來。造成二、三世紀亞歷山大基督徒普遍用哲學詮釋聖經與基督教的現象。斐羅影響許多護教者,在他的希臘化猶太教基礎上,建構一個希臘化的基督教構造。

[註2]現在研究彼得和保羅皆在64年前後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