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丁教父


6-24-07     

書目:

  1. 當代神學辭典,楊牧谷主編,校園書房出版社,1997。

  1. 拉丁教會文集,向高等譯,香港:基督教文藝出版社,19591990

    此書收錄:安波羅修、利歐第一、貴格利一世以及一些教條集(canon law)[1]:尼西亞教條、康士坦丁堡教條、迦克敦教條、第二次尼西亞教條、撒底加會議教條及阿非利加教條。 


西方教會傳統的博士(即教父)有安波羅修(Ambrose)、耶柔米(Jerome)、奧古斯丁(Augustine)、利歐第一(Leo the Great)和大貴格利(Gregory the Great)。不過西方教會也稱中世紀及現代神學家為教會博士。另一種分法是只稱教義正統而生活又聖潔的人為教父,突出的教會作者如特土良(Tertullian)、俄利根(Origen)同屬早期教會的人,他們卻只得部分教會接納為教父。

教父在神學各領域上都寫過很多書︰護教學(Apologetics;如︰游斯丁、特土良、俄利根、奧古斯丁);道德(Moral Theology;如︰亞歷山太的革利免、安波羅修、大貴格利);聖經(Biblical Theology;特別是愛任紐);教義學(Dogmatics;如︰亞他那修、加帕多家教父、奧古斯丁、亞歷山太的區利羅);神修神學(Mystical Theology;如女撒的貴格利、偽丟尼修);苦修〔Asceticism;亞歷山太學派、迦賢(Cassian)、潘迪克斯(Evagrius Ponticus)、巴西流〕;聖禮〔Sacrament;如︰居普良(Cyprian)、奧古斯丁〕;禮儀神學(Liturgical Theology︰耶路撒冷的區利羅);和哲學(Philosophical Theology;如︰奧古斯丁)。

他們最主要的貢獻乃在解釋三位一體論、基督論、教會論、聖禮以及罪和恩典的關係。在這方面,東西方教會有一個清楚的共識,改教神學亦常以他們的看法作依據。但在救贖論、人論、末世論、聖靈工作及其他問題上,他們的看法就相當分歧。

拉丁各教父

  1. 特土良(Tertullian, c150-212)原來是律師,著作中常使用法律名詞與理念。特土良寫思辯性基督教神學與反對異端著作為主,最有名為駁派克西亞。 但使特土良名垂千古的卻是他的三一論(Trinity);此教義出現於他最成熟的作品《反帕克西亞》(Against Praxeas),是特別針對二世紀的神格惟一論(Monarchianism)。對神格惟一論的信徒來說,神只有一位,是不能分的,祂是神聖的統治者,在不同的時候有不同的身分,為的是成就救贖的工作。特土良完全同意管治的原則,卻指出神是透過聖子與聖靈完成工作。聖父、聖子、聖靈均有同等地位,但為要分別完成救贖的事工,聖父把國度的能力託付給聖子,就在祂自我卑微來成就救贖一事上。特土良就是藉此指出聖父與聖子是有分別的,同時亦能攻破神格惟一論的堅固營壘。有人稱特土良是希臘最後一位護教士, 也有人說他是拉丁教父第一位。特土良闡明三一論與基督神人二性教義為東、西教會奠定基礎。特土良的三一論與基督位格的重點是:

    1. 神是一本質三位格(unasustantia, tres personae)。

    2. 特土良的三一論把一擴為三。他說︰只有一位神,獨一神有子,就是道,是自而出的,萬物藉道造成。照神之應許,子從父差遣聖靈保惠師。

    3.  三一論的順序:父為首,子居中,聖靈在後,父仍然是那至高無上的神聖源頭與統治者;即使位格各自獨立,仍不會貶低一神主義神權統治。

    特土良是第一個發展三一論的護教家。他的三一論位格有等次之分;子只是本質的一部份,沒完全跳出子低於父。他強調神性中位格只有一個本質,位格乃眾數,卻沒有本體之別。特土良的三一論稱為實用三一論(economic Trinity),其理論本於創造與救贖的教義,來討論神的工作,而非神的本性,對特土良來說,神是活躍的,不是抽象的。這是他的神學特色,也是拉丁世界務實及功能 性的思想模式。 他是第一位提出本質 (substance) 與位格 (person) 的神學家,尼西亞信經就是採用這理念。有人認為特土良神學沒多少原創性,他亦承認借用護教士思想,但是他匯集資料的能力與闡釋法保留了二世紀珍貴的神學遺產,使他在教義史上 贏得一席之地。

  2. 安波羅修(St. Ambrose  c339-397),他的父親為當朝重臣之一,曾任高盧(Gaul)省區行政長官,權重一時。安波羅修有兄姊各一,姊姊羅奇利娜(Marcellina)年青時代即進修道院,由教皇利伯流(Liberius)親授面紗。姊弟感情甚篤,安波羅修有好些重要作品都是以和姊姊通訊的體裁寫成的。

    安波羅修自幼即習法律政治,三十歲就被委任為力居利亞──埃米利亞(Liguria-Aemilia)的總督374年米蘭亞流派主教奧森丟(Auxentius)去世,米蘭市民即推選安波羅修繼任主教 。他就任為主教後所行的第一件事便是將自己的財產捐贈給教會及貧窮人民,部分產業交給哥哥管理。他將全副精力致力於於教務和神學的研究,基於早年所受教育偏重於 法律政治,缺乏神學基礎,現居主教地位,乃深入研究神學。 他堅持政教分離,因為教會有教會的權柄,政府有政府的權柄,二者不應相混。在有些情況,他認為皇帝也應受教會的教導所約束。

    安波羅修相當重視主教實際的責任,尤其重視教導聖經的職事。他自己在傳道上就有極大的成就〔奧古斯丁(Augustine)皈依基督教,就得益於他的教導〕,他的作品對當時信徒的造就十分重要。安波羅修的神學思想創建不是十分顯著,但在原罪(Sin)教義,以及聖餐(Eucharist)神學(第一個說到餅與酒的變質),仍有他的貢獻;他說當神職人員為餅與酒祝聖時,他是代表基督來把它們獻給父神,因祝聖本身便具有類似創造的含義,這是使餅與酒改變的力量。此外,在基督教的新柏拉圖主義和苦修(Asceticism)神學上,他也留下深遠的影響。

    安波羅修是寓意釋經法的高手,其一系列保羅書信的註釋書,伊拉斯姆(Erasmus)認為不是出於他的手筆,而是當代人物託他之名寫成。這套解經書對後世的影響極深,後人就是本於它們對羅馬書5:12的解釋,發展出原罪的教義,說全人類皆因亞當的犯罪而捲入罪的深淵。

    他生平著作甚多,大部分流傳至今,比較重要的有三部專論和一書信,茲分別介紹如下:

    1. 論教士的責任(On the Duties of Clergy):本書詳述教士在職位上所應履行的各種責任,並指示教士在生活上所必須注意的事,包括教士的言語行動及衣食等問題,兼論所謂四種主要道德,即:智慧、正義、勇敢和節制。全書分為三卷,391年所寫成的。

    2. 論處女(Concerning Virgins):分3卷,論童貞在宗教的價值及意義。卷2論守貞處女應具的品格德性及生活方式。卷3述教宗利伯流對修女的訓示;以內心修養及聖潔生活勗勉修女,警告父母不可阻撓女兒立志守貞。書成於377年。

    3. 論聖禮(On the Sacraments):分6卷詳論各種聖禮的功用及意義,並解釋主禱文。這部書文體與其他作品不相同,一般認為是後人根據安波羅修主張輯成。

    4. 第廿函書札:385年寫給他姊姊馬利奇娜,函中報告亞流派在皇后游斯丁娜(Justina)支持下圖謀奪取米蘭教堂,作者及一群虔誠信徒堅定不屈,守住聖殿,對皇室非法要求拒不受命,直到軍隊退出,教堂恢復原狀。 (拉丁教會文集,pp.3-4)

  3. 耶柔米 St. Jerome, Sophronius Eusebius Hieronymus, c342-420)精通古典文學,聖經語文,提倡修道院和獨身最力的人。他的父親很注重教育,送他去羅馬學 習拉丁文和希臘文,受到異教熏染,雖無惡習亦不敬虔。18歲受洗。他說:星期日我常與同齡的青年去瀏覽地下墓穴,看聖徒遺蹟。三年後他經歷靈媊捫禲A完全悔改歸正。

    374年耶柔米生病發燒恍惚 之中被帶到基督前受審判。主問他是誰,耶柔米回答是基督徒。基督嚴厲的說:“你是西塞祿(Cicero)的門徒;因你的財寶在哪堙A你的心也在那堙C”下令加以鞭笞,醒來後身上仍有餘痛。他深信是主的管教。此 後他不再讀異教的書,遠離塵囂,到安提阿東南曠野過隱居生活,卻無法禁制思想游蕩,時時俯伏在基督面前痛哭認罪。

    382年耶柔米到羅馬擔任主教達瑪蘇(Damasus) 的神學顧問和秘書。在日常事務之外耶柔米把重心放在聖經翻譯上,由希臘文翻譯成拉丁文,他十分注重聖經的原文,將當時流行的拉丁譯本全修訂過,他最大的成就是以一人之力把聖經譯成通俗拉丁文,即名重一時的武加大本(Vulgate)。對舊約,耶柔米只接受用希伯來文寫的正典,拒絕接受次經,這在當時是不被接納的,直到改教時期。他也修訂拉丁文詩篇 及釋經工作,特別是舊約的先知書。他的釋經書為我們保留了相當有價值的語言文獻學,和地形學的資料384年達瑪蘇逝世。385年耶柔米和幾名修道士去安提阿 ,住在一個岩石鑿成的巨大洞穴中。以其餘生從事寫作和翻譯,當他認為與真理不合時,就用筆墨論辯,奧古斯丁也曾是他筆戰的對象。耶柔米譯作認真,他的武加大譯本聖經,後來被羅馬天主教接受為標準本聖經,造福教會一千多年。

    耶柔米除了是翻譯家,也是聖經學者和歷史學家,曾繼該撒利亞的優西比烏寫教會史,編《教會作家書目》(De Viris Illustribus),又把俄利根和亞歷山太的荻地模(Didymus of Alexandria,約309∼94,希臘著名神學家,亦為亞歷山太要理學院院長)的作品譯成拉丁文。他一生寫了許多信,信內保留相當多重要的史料。自十三世紀起,教會的玫瑰玻璃窗便把他畫進去,頭上戴著紅色的帽子,暗示教宗達瑪蘇一世(Damascus I,約305∼84)曾按立他為紅衣主教;有時則畫他腳踏獅子。教會紀念他的節期在九月三十日。

  4. 利歐第一(Leo the Great, c400-461):見大公教會 (拉丁教會文集,pp.6-7)

  5. 大貴格利(Gregory the Great, c540-604)父親是虔誠基督徒,在政界頗具聲望,曾任參院議員。貴格利受政治、法律教育,壯年曾從政在猶斯丁二世治下任羅馬行政官。但他自幼仰慕聖本篤的言行 ,c574年父親去世,乃退出政界,進入本篤會(Benedictine)作修士,捐所有財產,建修道院及濟貧。不久教庭召他為羅馬七助祭之一。教宗伯拉糾二世時,他奉派康士坦丁堡任特使(578-584)。時倫巴族入侵意大利,羅馬危急需康士坦丁堡救援,貴格利使命極其重大。585年貴格利返羅馬入修道院五年。

    592年伯拉糾二世去世,貴格利繼任教宗(Papacy),時意大利正陷於內亂與分裂的局面,倫巴族勢力銳不可當,惟一可緩衝的勢力是羅馬教庭。貴格利充分表現領導折衝的才幹。他為了控制局面,曾給不同的意大利城巿委派總督,又提供物質對付倫巴族,他把教權延伸到俗世事情上。另一方面力求保衛教會在各地的權益,好使事工在兵荒馬亂仍得進行。戰事所造的難民及俘虜為當代極嚴重的社會問題,貴格利肩負起救難贖俘的工作,他的著作中曾訓諭注意這兩件工作,認為若為救難或贖俘,縱使變賣教產亦無不可。教會聲望及地位大為提高。

    大貴格利肯定教宗權柄是源自使徒,他卻拒絕以教宗的身分介入教區主教的糾紛,寧願讓他們自行解決。因此當他看見君士坦丁堡主教長以「普世教長」的身分自居時,便大表反對,認為這樣過於自大;他自己常以「神眾僕人的僕人」自居。他身為教宗,仍然穿著一般的修士袍,與其他教士過著同樣嚴格的生活。他最具影響力的作品叫做《牧靈指南》(Pastoral Rule,馬千里譯,光啟社,1968),有很重的修道士色彩。

    貴格利的貢獻還包括派傳教士赴英,及建立修道制度,尤其派傳教士對羅馬教權擴展極有功勳,從此羅馬教會勢力向西方發展,奠定了西方教會基礎, 並使日見消沉的古羅馬教會精神,藉著宣教,得以由新興教會承繼,以後傳入日耳曼諸邦。在教會禮儀方面他所蒐集的葛利果(貴格利)聖歌成為大公教會之聖詩直到今日(拉丁教會文集,pp. 7-8 )

    大貴格利在學術上是混合了精研的奧古斯丁主義(Augustinianism)和各種流行的敬虔生活。他出版了《對話錄》(Dialogues),裡面記載著意大利聖徒種種奇言怪行和異象,他似乎都接受。他為煉獄(Purgatory)定下的教義亦成為天主教在這方面的標準教義,認為在煉獄受苦的靈魂可以透過在生之人為他守的彌撒而得超渡。他自己雖然不敬拜形像(Images),但認為對不識字的信徒有莫大裨益。

     


    [1] 教會所致法律,用以規定教會與國家的關係,信徒與異教徒的關係,信徒及教室在生活上所需遵守及需要戒絕者,和教會的組織及ㄧ班懲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