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徒行傳第19章 


 

首頁

聖經研讀


使徒行傳導論

使徒行傳第1章 

使徒行傳第2章

使徒行傳第3章 

使徒行傳第4章

使徒行傳第5章

使徒行傳第6章

使徒行傳第7章

使徒行傳第8章

使徒行傳第9章

使徒行傳第10章

使徒行傳第11章

使徒行傳第12章

使徒行傳第13章

使徒行傳第14章

使徒行傳第15章

使徒行傳第16章

使徒行傳第17章

使徒行傳第18章

使徒行傳第19章

使徒行傳第20章

使徒行傳第21章

使徒行傳第22章

使徒行傳第23章

使徒行傳第24章

使徒行傳第25章

使徒行傳第26章

使徒行傳第27章

 

 

 

  綠雪府上 1. 13. 2005    

一.      前言:

聖靈降臨是應證上帝的作為,使徒行傳中記載三次聖靈的降臨。第一次是第二章五旬節聖靈降臨,大家說靈語,接著彼得講道結果三千人受洗。第二次是第十章彼得在為哥尼流講道時,聖靈降臨顯明音將拓展到外邦人。第三次就是第十九章。當保羅詢問 以弗所的門徒,是否在信主的時候,領受聖靈?他們回答:沒有聽過聖靈,只受過約翰的洗禮。而保羅說,他們必須「奉耶穌的名」受洗,就能領受聖靈,並 說方言及上帝的信息(V.1-7)。這段經文顯示了「奉耶穌的名」所帶來的重生,是非常重要的。 聖靈需要人作祂的工具,透過明白十字架和基督復活真理的人,將救恩的訊息傳至世界各角落。

二.      解釋:

  1. 以弗所事工的開端 v.1-7

       以弗所:是羅馬帝國的第四大城,位於小亞細亞的西海岸,一度是商業中心,為亞西亞省的大都會,也是首都。它是審判城,在特定時間羅馬派官吏來判大案件。以弗所有亞底米(Artemis)神廟,羅馬稱為戴安納(Diana),佔地十萬平方呎是純希臘式建築,有著127根巨型圓柱,為古代世界七大奇觀之一,傳說廟內的亞底米女神像是由天上掉下來的,以弗所人就以女神的看管者自居(19:35)。拜偶像與行邪術之風非常興盛。由於有許多外地人到以弗所來朝拜亞底米,因此不少人靠亞底米廟維生,尤其是製造女神銀龕的生意十分發達。“以弗所靈符”(Ephesian letters)也很出名。它能護身驅邪,安居保宅,能治病,帶來幸運;靈符雖然昂貴,人卻毫不吝嗇地爭相購買。保羅第三次旅行佈道在此住了三年(Barclay, ET, p. 140, CT., p. 185)。

V.1-7保羅寫給哥林多人的書信奡ㄗ魽A他為他們的信心,愛心,和盼望感謝神,但也祈求上帝賜給他們全備的知識。這個知識包括學術和屬靈的知識。這十二個人大概都是亞波羅早期的門徒,當時的亞波羅尚缺乏對基督真理的認識,所以他的學生也不知道什麼是聖靈的洗,只知道約翰的洗。但這並不表示他們不信耶穌,因為亞波羅也『將耶穌的事,詳細講論教訓人』(徒18:25)一個人“奉耶穌的名受洗”,表示他對整個救恩的認識,包括了上帝的屬性、三位一體的上帝、罪得赦免、重生、成聖。

V.2-4 見  2:38 約翰所行的是悔改的洗,意即將心思轉回歸向神,並引領人相信那在他以後來的耶穌基督(太3:11)。

V.5 見 2:38;8:15-17;10:47。凡相信耶穌基督的就是接受祂作個人的救主。悔改的洗禮是引人歸向基督;奉主的名洗禮卻是叫人罪得赦免,有份於基督的身體,得以享受在主堛甄袨I。

V.6 見 2:4;6:6。『按手』含有承接聖職與祝福的意思。保羅作為主的使徒,是代表基督的身體將信徒接納成為身體中的肢體,使他們得以分別為聖、歸神使用

V.2-6 經常被靈恩派的人引用來證明,凡是正確得救的人必然會領受聖靈的澆灌,會得著說方言和預言等聖靈的恩賜。這是誤解聖經,將聖靈在新約教會初期的特殊恩賜解釋成普遍的恩賜。

  1. 在以弗所工作 v.8-20

V.8 保羅一生的事工中,在以弗所停留的時間比任何其他城市都久。本段經文即記載他在以弗所工作的情形:

  1. 有三個月的時間──他在會堂辯論。沒有果效,於是轉向外邦人。

  2. 有兩年的時間──他在推喇奴學房辯論。 效果顯著,除了在當地傳福音,他也以此地作為基地,派遣同工提摩太、提多、以拉都(徒 19:22)到亞西亞的其他城市建立教會,如歌羅西、老底嘉、希拉波立等。(西 4:13)腓利門很可能就是在以弗所認識基督,而後被打發到歌羅西建立教會。保羅另一個有力的禱告夥伴以巴弗,可能也是在以弗所成為基督徒,他後來負責照顧另一 間教會。

V.9推喇奴(Tyrannus)的學房:是一處私人講授哲學的講堂,這是一間保羅租借的公共講堂, 他可以不受攪擾地傳講神的道,也方便開佈道會。每天從第五個小時到第十個小時,也就是正午前一個小時到日落前兩個小時(11am - 4pm) ,這是一天中最熱的時段,也是保羅唯一可以借用的時段,在學房傳講上帝的道(Barclay,ET,p. 143;CT,p. 189”Winn,p. 160-161)。

V.10 寫信給哥林多教會,林前15:32;林後1:8。《啟示錄》中所提的亞西亞七個教會(啟1 : 4,11),很可能都是在這兩年多內建立的(見林前16:19)。根據保羅自己敍述,他留在以弗所這段期間,儘管有許多反對的人,這堛漯糷j開,有很好的工作機會。(林前16:9)。

V:11 - 12  路8:44 - 46,太14:36;徒5:15。當時的以弗所人特別迷信假神偶像(見V.35),容易受神蹟奇事的影響;因此上帝特別藉保羅的手施行神蹟奇事,有其時代的背景和用意。並不是保羅 能隨心所欲地施行神蹟奇事。後來保羅及其同工生病,上帝並沒有讓保羅用神蹟治病(腓二27;提前五23;提後四20)。

V.14-20猶太祭司長士基瓦(Sceva)不詳。從大希律到第一次革命(66年) 共有28名大祭司,士基瓦名列其中(NIB, p. 1992)。據說當時人迷信猶太祭司長可以使用一般人所不敢稱呼的耶和華神的名字,因此握有特別的權能,可以趕鬼。但是如果士基瓦真的是祭司長,他的七個孩子們以驅鬼為業,那麼以弗所城的猶太教,可能已經變質,迷信鬼神和靈符咒語了。

V.15 從邪靈的認識保羅表示黑暗的權勢也認識誰是真正屬耶穌的人。撒但對一個真正屬靈的人是無可奈何的。

V.17 「主耶穌的名從此更受尊崇」。不是「保羅的名」得著榮耀,保羅從不高舉自己。

V.18 許多人由於聖靈的感動,公開認罪作見證。

V.19 這些內含咒語和符錄的書,是迷信者用來消災、治病、趕鬼的。對付罪應不計代價,雖然五萬銀幣在當時是極高的價值,約五萬個工人工作一天的工資(見太20:2),也在所不惜。

V.20 主的道普遍傳開,大大興旺。

  1. 以弗所城的迷信製造了傳福音的良機,上帝藉著保羅行了神蹟奇事,來敵擋邪靈。

  2. 信徒公開認罪悔改作見證。

  3. 保羅及其同工謙卑、虔誠地服事主他們不但在日間為神的國辯論,在夜裡也勞苦工作,織帳棚自給自足。他流淚勸戒信徒(徒20:31);又寫信堅固所開拓的教會(哥林多前書是在以弗所寫成的);又派人向亞西亞人傳道建立教會,廣傳福音。

  1. 以弗所的暴亂 v.21-41

這場暴動發生在五月,正是亞底米的信徒聚集城內的時刻。全城擠滿了信徒,極易發生動亂。銀匠底米丟將製造神龕的工人聚集起來,以愛國心和宗教熱誠偽裝作訴求,控告保羅。騷亂由此而生,但結果是基督徒得到了保護和庇護。

上帝的道得勝之方法:

  1. 藉著暴動及底米丟的煽動言論指出使徒的傳道是成功的,他見證了神的道不但遍及以弗所,並且擴散至整個羅馬屬下的亞西亞一帶之事實。

  2. 人民自動焚毀行邪術的書,是因為悔改使信的人生命改變,而導致行為的改變,不再去拜女神。以弗所的得勝。不是表現在反對偶像上,而是生命得到更新。

V.21Marshall, Barclay和 Winn 都認為保羅是要把馬其頓和亞該亞等地教會的捐款帶到耶路撒冷(羅15:25- 33;林前16:1-4;林後8:9)。但是他並沒有立刻往耶路撒冷去。他只是打發捉摩太、以拉都二人,往馬其頓去;自己暫時等在亞細亞省羅馬是當時的世界中心,從羅馬有四通八達的公路通往各大城,他覺得如果能得著羅馬,這些公路可以成為主的大道,將基督的福音帶往世界各地。因此他說,「我必須往羅馬去看看。」想不到保羅最後是以囚犯的身分去羅馬(徒25:25)

V.22 以拉都:羅16:24提到城內管銀庫的以拉都(NIB,p. 1992),Marshall無法確定,因為提後4:20提到他住哥林多,是否能到處傳福音存疑(p. 293)。也有可能是另一位同名的以拉都,別處聖經並無記載。

V. 24 銀龕」是指放置偶像的匣子;外地的朝聖客到以弗所來膜拜偶像,常喜歡買銀龕之類的東西回去作紀念品。

V. 29 戲院是指以弗所人觀看重大事件的露天大劇場,約可容納兩萬多人(資料顯示 有24000,25000或29000人,該遺址尚存);當時許多公開的大集會,都在那媮|行。      

    「馬其頓人該猶」有解經家認為就是二十章的特庇人該猶(20:4,羅16:23;林前1:14);這個「特庇」(Derbe),有些希臘文版本作「多庇魯」(Doberius),是馬其頓省的一城,而非加拉太省的特庇。帖撒羅尼迦的「亞里達古」  後來陪同保羅上耶路撒冷(徒20 : 4)和羅馬(徒27 : 2),並與他一同坐監(西4 : 10;腓利門 24)

V.30-31首領:是指民間的領袖,以弗所是全奧伊安人運動大會(Pan Ionian Games)的所在地。負責這項職位者稱為亞細亞契(Asiarch),他們顯然對此次的聚集暴亂並不贊同。保羅本可不用去面對群眾,但他是勇者,雖有為主奮不顧身的心志,門徒們及保羅的民間領袖朋友卻認為沒有必要冒此危險。

V. 33亞歷山大:可能是是以弗所城中猶太人的領袖,被推舉出來代表猶太人向暴民聲明他們與基督徒無關,以免被暴亂波及。此人與提前1:20和提後4:14的銅匠亞歷山大應非同一人。

V.35 書記官:書記或市府秘書是發佈市民大會命令的執行官,是以弗所最重要的官吏,市政當局和羅馬當局的連絡官。總部在以弗所,省政當局會要他對暴亂的集會負責,並可能對這城市嚴加懲處,所以,他盡力的安撫眾人,提出兩條解決之計,如果是商業上的糾紛,就告到公堂去,由巡撫斷案。如果是涉及公眾的事,可以在合法的會議中解決。

V.40 當時羅馬政府允許經過批准的民眾大會,但不允許任何不合法的聚集和騷亂。因此書記官不但救了保羅 及其同工,也救了自己,若發生暴動,他必定要被撤換從書記官建議按法律訴訟程序處理宗教糾紛,而不是訴諸暴力,等於是確立了基督教是正式的宗教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