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徒行傳第26章 


 

首頁

聖經研讀


使徒行傳導論

使徒行傳第1章 

使徒行傳第2章

使徒行傳第3章 

使徒行傳第4章

使徒行傳第5章

使徒行傳第6章

使徒行傳第7章

使徒行傳第8章

使徒行傳第9章

使徒行傳第10章

使徒行傳第11章

使徒行傳第12章

使徒行傳第13章

使徒行傳第14章

使徒行傳第15章

使徒行傳第16章

使徒行傳第17章

使徒行傳第18章

使徒行傳第19章

使徒行傳第20章

使徒行傳第21章

使徒行傳第22章

使徒行傳第23章

使徒行傳第24章

使徒行傳第25章

使徒行傳第26章

使徒行傳第27章

 

 

 

綠雪姊府上 5.13. 2006      

一.      前言:

亞基帕王有猶太人的血統,負責管理聖殿,委任大祭司等職務。比起羅馬的巡撫和千夫長,他更熟悉猶太人的典章法規和辯論,保羅是一位很好的演說家,他總是抓住機會宣揚福音,在幾次的分訴或講道中,因著對象不同,使用的言語(21章在猶太群眾前,用希伯來話)和方式也不同,例如:9、22、26章三次述說歸主的經驗,並詳細說明事情的原委。24-26章保羅有兩次受審分辯的機會,保羅權衡局勢,決意要上告該撤,非斯都只好求教於亞基帕王,請他在保羅的分訴中出罪狀,於是有了這段使徒行傳最後重要的演說。整個場面浩大,亞基帕王、百尼基大張旗鼓,同著眾千夫長和城堛煽L貴人進了公廳,來聽保羅的見證,上帝利用惡劣的環境,讓保羅藉機將福音更加廣傳。

二.  解釋:

 保羅的自辯 v.1-29

整個申辯可分成三部分:

  1. v.2-3 保羅在申辯前對亞基帕所說的客套話。

  2. v.4-23 他的辯護

  3. v.24-29 結論:保羅的異象,他力求亞基帕悔改,完全不顧亞基帕的王者身分和地位。

1.  引言:

v.2-3:保羅謙卑的請他們耐心聽他陳述,保羅侃侃而談,他不以過去迫害基督的跟隨者為恥,反而因過去的罪惡有今日的轉變,來彰顯基督的榮耀。西方抄本認為這是一個悔改者受聖靈感動說出的見證,同時也彰顯出基督救贖的爆發力。保羅心中有兩個意圖,一是想在邏輯上說服他們;一是想在屬靈上得著這些人。

2. 保羅的辯護:

v.4 保羅敘述成長的背景,雖然出生於大數,卻是在耶路撒冷長大,受教於最嚴緊的迦瑪列門下,作了法利賽人。(參見9:11,21:39,22:3),他是傳統的宗教狂熱者,心中燃燒著復活的盼望。「猶太人都知道」:雖然是用修辭學上的誇張法,卻也是真實,因為從前他確實熱心迫害基督徒。

v.6 他受審,不是犯什麼罪,只是堅守上帝在舊約向猶太祖宗的應許。保羅辯論的過程如下:在舊約,上帝清楚與以色列領袖立約,如:亞伯拉罕、以撒、雅各、大衛和所羅門。首要的約是關乎彌賽亞的應許,他要拯救以色列民,並統治全地。舊約時代的先祖已死,看不見應許成就。上帝怎麼履行應許呢?叫死人復活!」保羅直接把舊約的應許與死人復活連在一起。的辯論核心仍然是耶穌基督的復活,並說這正是猶太祖宗切慕等候的

v.7-8保羅描述以色列十二個支派切切不休地事奉神,為要看見應許得以成就。雖然他們散居在外邦,保羅仍把他們看作一個獨特民族,正在事奉上帝,渴望那應許的拯救者來到。 諷刺的是他相信上帝叫死人復活,藉以應驗祂對祖宗的應許,反而成為保羅的罪控!

v.9-11 保羅敘述如何逼迫基督徒。

v.9 拿撒勒人耶穌的名:參見2:38,3:16,,4:7&12&17-18,9:14-16。

v.10 參見8:1-3。

v.11對他們用刑,如:鞭打39下,強迫他們放棄信仰,甚至逼他們咒詛耶穌(張永信,v.3, p. 364)。

v.12-18:在大馬色的路上被上帝的光照(見9:1-19,22:6-21)。是保羅人生的轉捩點,上帝並以三個動詞:v.16「向你顯現」、v.17「救你」、v.18「差你」給保羅差派外邦傳道的異象。

v.13 正午:9:3並無敘述,但是22:6有記載。這道光比太陽的光還要強烈,是神蹟不是自然現象。

v.14:「掃羅,掃羅!」:連續重複,是耶和華叫人的方式。參考路4:41; 13:34; 22:31及比較創22:11; 出3:4; 撒上3:10和徒9:4 & 22:7。「你用腳踢刺是難的!』:這是希臘俗諺,刺棒是非常尖銳的工具,用來強迫頑固的動物向前走。意為螳臂擋車,人難抗拒神的旨意。

V.15-16 這次的證言保羅完全去除亞拿尼亞的事蹟,他直接從復活的主領受傳福音的使命(Winn,p. 190)。其實這些是亞拿尼亞的話(22:14-15)和他所見到的異象(22:18-21)。

v.17 我要從以色列人和外邦人手中救你出來:參見16:35-40,18:2-16,19:23-41。

v.18 前半段的措辭參見賽42:7;半段的措辭參見林後4:3-4。

v.19-21 順服異象,向猶太和外邦人作見證,卻遭到硬心的猶太人迫害。

v.22-23 結語 … 耶穌復活 (參見賽42:6 & 路24:44-48)

v.22. 我蒙上帝幫助:參見23:11。強調和摩西所講的一致。

3. 結論:

v.24 雖然保羅身上帶著鎖鍊,他不但沒有為自己脫罪,反而以歷史、文化以及自己的經歷作陳述,以牧者的心腸,向在場的達官貴人 發出有力的信息。在場的每個人都受到震撼,終於非斯都按耐不住地驚呼:「保羅!你癲狂了吧!你的學問太大,反叫你癲狂了。」非斯都不得不承認,保羅口才便給,寥寥數語便能讓人信服,即使對手亦無從反駁他的話,是有大學問,但對一個羅馬人而言,他不能明白一個人竟會為他的信仰捨棄一切,所以說大學問使保羅神經失常。其實,除了亞基帕王,羅馬人是搞不清楚保羅所信的與猶太人所信的究竟有何不同,就像台灣與中國,印度與巴基斯坦,世上很少人弄得清楚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v.25 保羅說:我不是癲狂,只是被聖靈感動,為真理作見證罷了。

v.26-27 由於非斯都不信,所以他轉向亞基帕正面鼓勵他,要相信耶穌復活之事。曉得耶穌的故事,和相信先知,等於承認希伯來人的先知事工與基督的工作,兩者關係密切。保羅試圖向亞基帕指明,希伯來 祖宗所期待的,已經在基督的身上成就了。言外之意是說:亞基帕,你既然知道耶穌的事蹟,也相信先知;請將兩者的關係串聯起來,在信仰上作個理智的抉擇吧。

v.28-29 亞基帕聽到保羅直接向他發出的挑戰,於是說:「你想少微一勸,便叫我作基督徒啊。」這是很多人未信主前的心態,「基督徒」有諷嘲之意。名稱已經遠播,所以亞基帕當然知道。 (見11:26;彼前4:16)。 只是福音固然是好,但若與保羅一樣,為了永生,放下今世的享受,豈是他們所能付出的代價。保羅知道他們的心思,害怕因作基督徒而落入與保羅一樣的窘境。所以安慰他們說:但願神能使你們和我一樣同得恩典與靈魂的自由,而不是將我的重擔及肉體的捆鎖給你們。

v.30 結果亞基帕很聰明地將信念的問題和保羅的請求擱置一邊,而結束了當天的審問,退到堶掩P非斯都、百尼基談論說:「這人並沒有犯甚麼該死該綁的罪。若沒有上告於該撒,就可以釋放了。」保羅本來可以無罪釋放的,但是他堅持上告,因為他有異象,相信上帝有祂美好的旨意和應許:「你怎樣在耶路撒冷為我作見證,也必怎樣在羅馬為我作見證。」(2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