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聖經研讀


馬太福音  導論

馬太福音第1章

馬太福音第2章

馬太福音第3章

馬太福音第4章

山上寶訓 1

山上寶訓 2

山上寶訓 3

山上寶訓 4

山上寶訓 5

山上寶訓 6
山上寶訓 7

山上寶訓 8

山上寶訓 9

馬太福音第 8 章

馬太福音第 9 章

馬太福音第10章

馬太福音第11章

馬太福音第12章

馬太福音第13章

馬太福音第14章

馬太福音第15章

馬太福音第16章

馬太福音第17章

馬太福音第18章

馬太福音第19章

馬太福音第20章

馬太福音 21章 I

馬太福音 21章II

馬太福音 22章 I

馬太福音 22章II

馬太福音 23章 I

馬太福音 23章II

馬太福音 24章 I

馬太福音 24章II

馬太福音25章

馬太福音 26章 I

馬太福音 26章II

馬太福音 27章 I

馬太福音27章 II

馬太福音第28章

馬太福音第14章


                                                                                                               

                                                        

                                            守義長老和瑞美姊府上   11. 04. 2005     

一、前言:

當施洗約翰被殺害後,天國的信息並沒有因著他的死,就消失了;反而是耶穌聽到這消息後,更加強彰顯天國的能力。難怪希律王聽到有關耶穌的事蹟,以為是施洗約翰復活了,才有能力行這些神蹟。施洗約翰是耶穌的開路前鋒。當祂聽到約翰被砍頭後,耶穌知道自己的時候到了。馬太福音十四章記載了三個神蹟:五千人吃飽;耶穌在水上行走;耶穌的外袍醫治所有摸著的人。這三個神蹟使用三個事件:五餅二魚、履海、外袍展現了耶穌超人性的地位, 彰顯上帝的能力與祂同在。

二、解釋:

V.1-12(可614-29;路9:7-9):約翰指責希律安提帕搶他哥哥腓力的妻子,犯了亂倫罪(利20:21)觸怒希律而被殺(cf. 可4:19-20)[註1]。如今耶穌的名聲在巴勒斯坦傳揚開來,希律也聽到祂的事蹟,或許是內疚和迷信,他以為耶穌就是死而復活的約翰,就想要見耶穌, 最後他審判耶穌,終於如願以償。希律用盡手段試圖使耶穌有所回應,但祂從不向惡勢力屈服,並斥之為「那狐狸」。

V.5殺先知:參見5:12;17:12;21:33-44;22:3-6;23:29-36。

V.12馬太把耶穌和約翰命運比較,後來他的學生也歸在耶穌門下(參見11:4)。

五餅二魚

V.13-21 (可6:30-44;路9:10-17;約6:1-13)(比較王上17:8-16;王下4:1-7撒勒法寡婦及以利沙的故事。):在四福音當中,記載了許多神蹟,但是,只有五餅二魚是 唯一四部福音書都有記載的神蹟。可見這個神蹟的重要性。從四福音書對照來看:當施洗約翰被收監的同時,耶穌也差了祂的門徒去傳道,回來的時候帶回喜訊,因為醫治和趕鬼都很有成果。原本耶穌要與門徒單獨相處,結果有很多人跟著耶穌和他的門徒,使他們甚至連吃飯和休息的時間都沒有。(可6:31於是他們悄悄離開提比哩亞,坐船去加利利海對面的伯賽大。其中有一群人因為見到耶穌醫病的神蹟,想得到好處。於是跑步跟著耶穌,甚至比耶穌早一步去到對岸。耶穌見有這麼多人,就選了一個山頭,坐在上面,向著山下的人講道,又醫好需要的病人,因為耶穌憐憫他們。 天晚了,門徒叫耶穌請眾人散開去買食物,耶穌要試驗腓力,就故意要他買餅給這些人吃,但是若要給他們吃飽就是20兩銀子(可6:37,大約等於工人200天的工資)也不夠。最後是安得烈跟耶穌說有個小孩帶著五餅二魚,可是哪堸髐懇像o許多人呢?(約6:9) 結果主用五餅二魚餵飽五千人,還剩下十二籃子。

V.17 五餅解經家意為五經(Jerome);二魚乃先知書和聖卷 (Anselm,St. Thomas)。

V.21 是馬可作者之評論:5000人只記男人,見出12:37;又剩下12籃。

        無論是腓力或安得烈都是從表象去看這問題,卻不看透上帝的心意與能力。從這神蹟中可看出:

  1. 上帝國的預表:矢內原忠雄認為這些人與主一起用餐是上帝國的預表。而史懷哲(Albert Schweitzer)也認為五餅二魚的神蹟是隱藏的聖餐。「耶穌舉目望天,感謝上帝,擘開餅,遞給門徒」(v.14:19) 主需要門徒將魚和餅分給眾人,它就能成為眾人的祝福。擘餅象徵基督的犧牲與破碎。若我們的人生經營,只是守住那只有的,不想擘開,也不想分享;連僅有的也將會失去。之外門徒也需要主來加添力量,如我們現在一樣。

  2. 如上帝從虛無中創造萬有,表明了主耶穌有能力使少變成爲多。五餅二魚是很少的東西,但在耶穌手中,卻能成就大事。耶穌說:「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這麽大的使命,交給這麽小的團體,真像是五餅二魚要分給五千個饑餓的人一樣。按使徒行傳記載,聖靈降臨後,第一次歸信主的就有三千,而且主每天都把得救的人加給他們。如果我們數算今日的基督徒,就可以知道,這是一個最大的神蹟。

  3. 凡事只要盡力而為,成敗與否就交給上帝。主耶穌命令祂的門徒說:「你們給他們吃的罷!」(v.16)就是交付我們:「施比受有福」(徒20:35)例如:援助在飢饉中、在天災人禍中的難民……。很多事情可能只是舉手之勞,卻是上帝所喜悅的。

  4. 五餅二魚打開了人們自私封閉的心靈。當那個小孩無私地獻出餅和魚之後,在耶穌的讚美聲中大人們慚愧了,紛紛拿出了他們隱藏著的餅和魚,所以,餅和魚越來越多,這本身就是神蹟的一部分,耶穌改變的不僅僅是餅和魚的數量,更重要的是他改變了人的心。

  5. 只要我們願意為基督獻上自己,就會從基督那堭o到意想不到的力量和能力。王上17:10說:「請你用器皿取點水來給我喝!」 主賜下的食物、活水,還需要器皿來傳遞!「我將派遣誰呢﹖誰肯為我們去呢﹖」(以6:8)只要我們願意回應祂的呼召,祂將使我們貧乏的生命變豐盛,而且越來越豐盛。

耶穌在水上行走

V.22-33(可6:45-52;約6:15-21):五餅二魚的神跡給這些人一個錯覺,以為耶穌就是那位要來的政治的彌賽亞。耶穌不願意被捲入這種風波當中, 所以催促門徒離開(V.22)。根據(約6:15 ; 太v.23)「耶穌知道他們要拉住他,強迫他作王,所以又獨自避到山上禱告去了。」 每當疲憊或危機的時刻,耶穌最需要的是安靜的與父神交通。然而門徒上船既是耶穌的吩咐,而祂也正在山上禱告,門徒的順服加上耶穌的禱告為什麼不能一帆風順呢?通常我們會以為有上帝的同在,凡事都會很順利,但有時上帝會藉著風浪,讓我們更能經歷祂豐盛的恩典,在人生的風暴中更能體會主耶穌同在的可貴。耶穌責備風浪( 比較  8:23-28;可5:35-41;路8:26-39)。

V.24加利利海:舊約的「金奈黎得之海」,意思是豎琴。西海岸土地肥沃,盛產水果穀物。南北長約20公里,東西寬12公里,是屬於地球裂痕,海平面 以下212公尺。所以晚上湖面的熱空氣召來海拔2810公尺黑門山的氣流,直撲而下,進入加利利海,銳不可擋,這是當地常見的現象,對湖上往來的船舶十分危險。

V.28-32 彼得的性格: 1. 彼得的衝動 :如:彼得拉著耶穌,勸祂不要上耶路撒冷(太16:21-23);彼得對耶穌說:「即使其他的人都離棄你,我絕不離棄你!」(太 26:33-35);彼得拔出刀來,削掉大祭司的奴僕的一隻耳朵(太 26:51)。  2. 彼得的衝動讓主傷心(16:17-19 vs. 24-25)。彼得去試探上帝,要求自己有超乎常人的能力,當他不能做到時,就害怕要沉下去,甚至於失掉了對上帝的信心。3. 他失敗後會重新抓住主,藉著基督的能力站起來,而且會和耶穌之間的關係更加親近。其實彼得的三次不認主之罪並不比猶大輕,但是他知道犯罪之後他有悔改。所以耶穌還是把重任交給彼得(約21:15-19)。

這裡我們看到,雖然耶穌賜給彼得在水中行走的能力,但是由於他的疑惑,差一點被風浪淹沒。其實,我們也常常是充滿疑惑的。所以「小信的人哪,爲什麽疑惑呢?」這也是耶穌對對我們的批評。如果我們能學習全心信靠,就能夠踏著風浪前進,在衝突當中成長。當耶穌一上船,風就停了,在船上的人都拜他說:「你真是上帝的兒子!」由此可見,耶穌做每件事都是有目的,這件事不只是證明耶穌是上帝的兒子,也顯明了祂是超越自然的。

外袍治病 v.34-36

V.34革尼撒勒湖:又稱為基尼烈湖、提比哩亞海、加利利海是加利利的中心。

第三個神蹟就是耶穌的名聲已經響遍加利利,凡來到耶穌面前,只有摸到祂的外袍就都得到醫治。外袍象徵上帝能力的延伸!這些跟隨者皆相信只要摸一摸耶穌外袍的衣角,就能得著醫治。耶穌知道人的軟弱,有人來就近祂只想從中得到利益,得著之後就不再尋求耶穌了。耶穌行這一連串的神蹟是為什麼?目的是要我們更認識生命的主。就像彼得和其他的門徒一樣,經歷到「耶穌真的是上帝的兒子!」那不僅是從眼見為憑而來,更是生命中真正的經歷。


[註1]約翰遭希律斬首。聖經記錄了史實,約瑟夫(古猶太史權威)也證實此事,並提到希羅底(Herodias)的名字,她曾是希律兄弟的妻,卻嫁給與合法妻子離婚的希律王。希律的前妻是 Arabia Petraea 王 Aretas 的女兒,她強迫希羅底在希律還活著的時候離開希律。希律因希羅底的緣故殺了約翰,又因與 Aretas 女兒離異之故,與 Aretas 交戰。約瑟夫提到,在那場戰爭中,希律全軍覆沒,這是他殺約翰的悲慘報應。約瑟夫認為約翰是一個至義之人。 而希律是因希羅底的緣故而失去他的王國,並且被下令放逐,與希羅底定居高盧的Vienna。這些事都載於他的《典籍》第十八冊。在同一段落中他也寫到關於約翰的事:『對於那些猶太人來說,希律的軍隊似乎是被神毀滅的,神藉著公義,申了施浸者約翰的冤  該撒利亞的優西比烏 (Eusebius of Caesarea)《教會史》(Ecclesiastical History)第一卷十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