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聖經研讀


馬太福音  導論

馬太福音第1章

馬太福音第2章

馬太福音第3章

馬太福音第4章

山上寶訓 1

山上寶訓 2

山上寶訓 3

山上寶訓 4

山上寶訓 5

山上寶訓 6
山上寶訓 7

山上寶訓 8

山上寶訓 9

馬太福音第 8 章

馬太福音第 9 章

馬太福音第10章

馬太福音第11章

馬太福音第12章

馬太福音第13章

馬太福音第14章

馬太福音第15章

馬太福音第16章

馬太福音第17章

馬太福音第18章

馬太福音第19章

馬太福音第20章

馬太福音 21章 I

馬太福音 21章II

馬太福音 22章 I

馬太福音 22章II

馬太福音 23章 I

馬太福音 23章II

馬太福音 24章 I

馬太福音 24章II

馬太福音25章

馬太福音 26章 I

馬太福音 26章II

馬太福音 27章 I

馬太福音27章 II

馬太福音第28章

馬太福音第27章 I

27 : 1-44


                                                                                                                       

備世兄綠雪姊府上 10-7-2007

耶穌被解交彼拉多 vv. 1-2 (可15:1;路23:1-2;約18:28-32)

公會早上召集簡短的會後正式控告耶穌。猶太人只能處理普通案子,無權處理死刑案,羅馬總督才能判決,執行(約18:31)。猶太公會若告耶穌說僭妄話(26:65-66),則屬於宗教糾紛,彼拉多不會處理。若是控告耶穌是革命分子,煽動人不納稅,自稱為王(路23:2),彼拉多就非處理不可

彼拉多是委派省長,直接向皇帝負責。羅馬人知猶太人對宗教的狂熱,以往多採取溫和手腕,到了彼拉多卻用武力,他於26-36年任猶大省長,對猶太人的原則,頗有成見,他情藐視猶太人的宗教,多次虐恃猶太人,甚至拿聖殿銀庫錢來支付耶路撒冷水供應整修費用。亞歷山太斐羅(Philo, Leg)從猶太教觀點指出:他是一個殘無人道、傲慢、腐敗的省長。彼拉多後來因為屠殺撒馬利亞人的罪名而被流放至高盧,傳說彼拉多最後在維也納(Vienne)自焚身亡他的屍體被扔在提伯爾河(Tiber),可是邪靈在河中作崇,羅馬人又把他的屍體帶到高爾(Gaul)丟到隆(Rhone)河。結果發生同樣的事,只好把他的屍體帶到洛桑(Lausanne)葬在洞穴(彼拉多之死)。

在瑞士有山稱作彼拉特(Pilatus)山,這座山原名披里哀多(Pileatus)即戴一頂雲的帽子;因為與彼拉多有關,改山名為彼拉特。以後基督教的傳說,對於彼拉多甚表同情,將耶穌受死的責難,完全推在猶太人身上,開脫了彼拉多一切的罪責。傳說彼拉多的妻子歸化猶太教,被稱為革老底普求拉(Claudia Procula),她後來作基督徒。連彼拉多也是基督徒;今日科普替(Coptic)教會以彼拉多和妻子為聖徒,西方教會卻鄙視他(有關彼拉多的傳說[1])。

猶大的死( 徒 1:18-19

vv. 3-10(徒1:18-19):使徒行傳清楚的說彼得的說詞。馬太說猶大是上吊死的,使徒行傳說猶大是墜下,五臟迸裂而死(徒1:18)。二者都說有一塊地叫血田,是用這筆30塊銀幣買來的,馬太特別指出這是一塊用來埋葬在耶路撒冷暴斃的異鄉人。

vv. 9-10撒11:13-14,這裡說出自耶利米並不正確。耶利米曾去過陶匠家,且用陶匠的故事作比喻(耶18:6-15)。

耶穌受審的第二階段:在彼拉多面前被群眾判死刑。vv11-26(可15:2-5;路23:3-5;約18:33-38)

路加幅音記載,第二天早上,所有的長老、祭司長和律法師都聚集開會,不過馬太和馬可福音說,這是非正式的會,要決定下一步怎麼辦。他們決定把耶穌帶到羅馬巡撫本丟彼拉多那裡,指控他煽動百姓反對羅馬。接著,彼拉多聽審,要決定耶穌是否為猶太人的王。  路加說,彼拉多發現,耶穌來自加利利,屬希律管轄,於是將耶穌送去給他,而希律也喜歡彼拉多看重他,兩人原本不和諧,因此事而和好(路23:6-12)。耶穌在那裡也同樣一言不發。羅馬給予犯人三次答辯機會(徒25:16;R. T. France, 馬太福音, p. 438)。約翰記載耶穌與彼拉嚴肅地討論到神國度的本質。彼拉多想要利用逾越節釋放一名囚犯的特權,將耶穌釋放 ,但群眾要彼拉多釋放殺人犯巴拉巴。巴拉巴意思是父親的兒子;父親是偉大拉比的尊稱,因此巴拉巴很可能是古時顯赫家族的後裔,犯了死刑罪。巴拉巴的名字也叫耶穌,有些古老新約版本,如:古敘利亞與亞蘭文版本,就稱他為巴拉巴耶穌。後來將[耶穌]省略,乃是為了怕與基督「耶穌」混淆。俄利根與耶柔米都知這念法,並認為它是正確。特別值得注意的是彼拉多兩次稱呼耶穌都稱那稱為基督的耶穌(17,22)。耶穌是個普通名字,與約書亞同。(Barclay, The Gospel of Matthew, v.2, pp.361-362)!

彼拉多的妻子打發人懇求他不要殺死義人。彼拉多在眾人面前洗手,表明這是群眾的決定,與他無關。約翰還說彼拉多起初還設法要釋放耶穌,但是群眾大聲呼喊要將他處死。他最後仍把他交了出來,耶穌被上兵嘲弄,戴上荊棘冠冕,彷彿猶太人之王,然後被帶去釘十架。 

v. 19 創37-41(法老的夢)、但1-6(尼布甲尼撒的夢)。

v. 20 祭司長和長老挑唆(煽動)民眾出來誣告他。使徒行傳的司提反也是相同的情形,被石頭活活打死(6:11-12;7:57-58)。群眾缺少辨識能力,容易盲從。同樣的這群民眾,幾天前還在高聲歡呼迎接耶穌入城,現在卻非置耶穌於死地不可。

v. 23 彼拉多問:「他做了甚麼壞事呢?」巴哈馬太受難曲57首反諷的回答:祂教我們作善事。失明的看見,跛腳的行走(11:5)。祂告訴我們天父的話,為我們驅走魔鬼、醫治受傷者、寬恕罪人,除此之外什麼也沒做。

vv. 24 彼拉多曾數次聲明耶穌的無辜,表示要釋放。(見路23:4, 14-16, 22;約18:38;19:4, 6, 12) 洗手的習俗(申21:1-9)是猶太人的習慣,表示與該事件無關經文規定若發現有人被謀殺,棄屍野外,找不到兇手時,長老和審判官就必須找來最接近該屍體的城市的長老出來,用一隻小牛犢作獻祭,然後洗手表示與該命案無關連。

v. 26 鞭打:羅馬鞭打是可怕的酷刑。被鞭打者衣服被脫,雙手反縛在一根柱子,背部彎下以便有充份部位暴露於皮鞭下。鞭子中間每隔一段有尖骨與小鉛球。鞭打常在釘十字架前執行。有人就在皮鞭下活活被打死。電影耶穌受難記(The Passion of Jesus Christ)有很深的篇幅拍攝此景。

兵丁戲弄耶穌 vv. 27-31 (可15:16-21;約19:2-3)

兵丁並不是耶路撒冷的駐防軍,猶太人是帝國中惟一免服兵役的,他們是從世界各地應徵來的非猶太人,他們不知道耶穌是甚麼人,只是無知地嘲弄耶穌。他們把耶穌裝扮成君王的模樣(穿深紅色的袍子,戴冠冕,持權杖),假意向跪拜,稱臣,其實諸多凌辱與嘲諷。斐羅記述在亞力山太曾經有一猶太人,對一個半痴的孩子就做了同樣的事:『他們扯了一條麻布放在他的頭上,當作王冠,他們又找到一小枝丟棄在路旁的蘆葦,交給他當作王笏。他既有君王的裝飾,有人走上前來向他道賀,也有人來向他請願。』他們戲弄一位半痴的少年。士兵對待耶穌正是如此。

v. 31猶太作家克勞斯尼爾(Klausner)道:『十字架的苦刑是人發明來報復他同類的最可怕、最殘酷的死刑。』克勞斯尼爾描述罪犯被綁在十字架上,早已鞭韃中流大量血。他要被掛在那堸屁j,曝曬至死,無法免受蛟蠅叮他的身體與流血的傷口。西塞錄(Cicero)稱之為:『最殘忍、最恐怖的極刑』。塔西圖(Tacitus)稱:『一種只適用於對奴隸採用的極刑。』它源於波斯。他們認為大地是供奉奧馬茲德神(Ormauzd),所以要把囚犯舉起來免得污穢了地。十字架極刑從波斯傳到北非洲迦太基(Carthage),再傳入羅馬。羅馬人把它用於反叛者,如:逃跑的奴隸以及重刑犯。這刑罰不准用在羅馬公民身上。凡被判釘十字架者,將被放在四個羅馬兵丁中間,一路背負自己的十字架至刑場。罪名則寫在一塊板上,或者掛在頸子上,或者由行刑前面的官長拿在手中,以後要釘在十字架上面。(Barclay, The Gospel of Matthew, v.2, p. 364)。

耶穌被釘十字架 vv.32-44  (可15:21-32;路23:26-43;約19:17-27)

v. 32北非古利奈人名叫西門。他來到城堶n參加逾越節;這可怕的侮辱與羞恥臨到他的身上,馬可說西門就是:『亞力山大和魯孚的父親』(可15:21)。亞力山大與魯孚是當時教會所熟悉的人物。耶穌得西門的心。

v. 33 各各他山是由於山形像一個骷髏。羅馬字聖經稱為頭殼碗,中文現代譯本稱為髑髏崗。

v. 34兵丁拿攙著苦膽的酒給耶穌喝,馬可說用「沒藥調製的酒」(可15:23)。,有人用酸酒給耶穌喝(27:48),「我渴了,他們給我酸醋(詩69:21)」。看來這種苦膽酒有麻醉作用。有一位猶太作者寫道:『當一個人將要被處死的時候,他們准許他喝一杯有乳香在其中的酒,來麻痺他的感官……耶路撒冷富有的婦女慣於損贈並帶來給他們喝。』耶路撒冷富有的婦女們為行善所豫備的藥酒。可是祂不肯喝,祂定意要接受死亡最痛苦最陰暗的一面(Barclay, The Gospel of Matthew, v.2, p. 366)

v. 35 除了腰間所圍的一塊麻布以外,罪犯是赤裸裸地釘在十字架上;囚犯的衣服成為兵丁們的津貼。身上穿的五樣東西:鞋子、頭巾、腰帶、內衣和外衣。五件東西要給四個兵丁瓜分(詩22:18),前面的四件東西價值相等,外衣比其他東西值錢。兵丁拈鬮的是耶穌的外衣(約19:23-24)。

v. 36兵丁坐在那裡看守他(vv. 66-67),不只釘十字架後派兵丁看守,連收屍還派兵丁看守。

v. 37 牌子上面寫著「猶太人的王耶穌」,馬可福音書也這樣記載,但約翰記錄牌子寫著:「拿撒勒人耶穌,猶太人的王。」牌子用希伯來、拉丁和希臘文寫」(19:19-20),彼拉多故意寫這句話,因為祭司長曾經要求彼拉多不要用這句子,要求改寫是耶穌自己說的,但是彼拉多拒絕這要求(19:22)。

v. 39詩22:7、109:25。

v. 40 他們譏誚祂:『下來吧!』他們說:『我們就相信你!』救世軍的創立者卜維廉將軍有說:『就是因為祂不下來,我們才相信祂!』耶穌給人看見的上帝乃是犧牲的愛(Barclay, The Gospel of Matthew, v.2, p. 367)。

v. 43 詩22:8。

v. 44 跟耶穌同釘十字架的兇犯也譏笑、辱罵他。路加的資料是兩位兇犯中的一位不但沒有譏笑、辱罵耶穌,反而責備譏笑耶穌者,認為自己有錯乃是罪有應得,並祈求耶穌:「當你作王臨到的時候,求你記得我!」(路23:42)

Q:

  1. 彼拉多的妥協是基督徒的鑑戒,你是否曾經在別人的壓力下,做了違背良心的事?我們應當如何警惕自己?


[1]旁經:彼得與保羅行傳,特土良和猶士丁(Justin, Martyr, 護教書I,1Apologia I)與優西比烏(Eusebius, EH, 2:2)都引用。(Barclay, The Gospel of Matthew, v.2, pp.357-362;基督教點外文獻:新約篇(v. 2), 比拉多給提庇留的信, pp. 314-315;有關彼拉多的傳說 pp. 316-319;有關彼拉多的記載 pp. 320-322;彼拉多之死, pp. 327-328)。